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朐事] 【临朐印记】王静:笔记本

[复制链接]

205

主题

205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19-7-12 15: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笔记本

作者 | 王静

这是一个蓝色的笔记本,看起来像本书,一本魔法书。当我写到六十八页,我又看到了那张纸条,从收到它到现在有大约一年半的时候了。在这段时候里,我一向兢兢业业地在这个笔记本写字,一个个,一行行,认真地像个小门生,正如他们所期望的那样——“我们很期待您的笔尖落在纸上的样子”。而现在,此时现在,又实现了他们的另一句话“希望您在看到它的时辰可以想到我们在一路的小时光”。我一下又想起了2017年冬季的高三七班,想起了头发挽成小揪揪、笑脸永久沉寂的申孟天,想起了有颗兔子门牙、乖顺的如同小媳妇的袁明月。

时候如海沙,将记忆的贝壳,漫不尽心地埋葬,终会平滑无痕,消失无迹;而在某一个时辰,那些记忆会毫无征象地被冲洗而出,亮闪闪地让你记起那些日子。

2017年的冬季有些冷,高三的班主任们会天天早上为门生煮鸡蛋吃,增加营养。课堂里有个不锈钢的大桶,一次能煮好多鸡蛋。每次,除了每个门生固有的,班主任城市多煮几个。

高三八班的生活委员殷志伟是个善解人意的男生,挺健谈,在有语文早自习的时辰,他城市给我留个鸡蛋,由于他晓得我有上早自习不吃饭的习惯。我走进课堂,发生的第一件事常常就是:他站起来,把热呼乎的鸡蛋放到我手里,然后跟我说“教员,鸡蛋要热了吃。”高三八班很活跃,班里有几个门生跟教员出格亲。为了报答他们,我给全班同学买棒棒糖吃,固然也一块儿给七班买的。七班的门生很恬静,不太会用很明显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情。以后,我收到高三七班的礼物——一个笔记本,这个蓝色的笔记本。

现在,这个笔记本确切让我想起了高三七班,固然,还有高三八班的热鸡蛋。

比来我又收到一个笔记本,是现在所教的一个女门生送的,这完全出乎我的料想。我一向感觉人的感情是相互的,你喜好的也会喜好你,你厌恶的也会憎恨你,你没在意的也不会在意你。可究竟并非如此,最少不全都是这样。她是一个冷静无闻的女生,从成就、边幅到调皮水平,都不属于让教员记忆深入的范围,我甚至连她的样子都记得模糊。上课时,我重新仔细观察了一下,是一个矮小寡净的女生,叫李海梅。笔记本里也夹着一张小纸条,话不多,也不煽情,却有一种拙笨的真诚。这让我想起了高一上学期的一个调皮男生,人长得帅气,成就一般,上课总是不循分。除了调皮,我几近找不出别的的描述词。可是就是这样一个门生,在分班后送了我一个笔记本,里面有很长的一段话,字很糟,话很暖,还有一个名字“张珂伟”。

教员永久不晓得,在哪个角落里会有一双眼睛关注着你,会有一颗心在意着你,这些就是做教员的欣喜,星星点点,如同雨后的蘑菇,带着松针的幽香,带着大地的热气。

看到这个女生,我就像看到了高中时的自己。一样貌不惊人,一样技不出彩,像蜗牛般静静地缩在壳里,触角却敏感,心底却柔嫩,喜好爱他人,也渴望他人爱自己。

这个笔记本有些老旧了,那是1999年高中语文教员送我的礼物,有二十年了。我很顾惜,一向保存着,就如同我很顾惜教员的话一样。已经教员在我的学案上写了一句激励的话“在你长大与进步的路上,我会与你一路同业!”,我仔仔细细把这句话剪下来,慎重地贴在一个笔记本上。后来簿本丢失了,而我却一向记得这句话。

语文教员姓李,言语轻盈,阳光满面,活力实足。他会早早到办公室,边哼歌边拖地;他会鄙人雪的早上,在校园里勤恳的扫雪;他会在碰到他的一霎时,自动欢乐的跟你打号召;他会在每个门生的学案上写下一句激励的话。

那时,我们两个理科班的语文课代表都是女生,也都姓王。阿谁笔记本是教员去济南出差时,给我们两个课代表带的礼物。那时,我们已习惯了教员对我们的好。而在我记忆里,印象最深的是教员第一次请我和另一个课代表吃饭。一中东门进来右拐,小小路里有家小饭馆。顺着窄窄的楼梯上到二楼,有个小房间,视野逼仄,前后都是屋子,看不到大街。那天吃了些啥,我记不清了,唯一记得清的是,有个“水煮虾”。宽广的白瓷碗里,清新翠绿的萝卜丝,伸展的几页香菜,还有卧在里面的几只红彤彤的大虾。教员把虾夹到自己盘子里,剥好了,再夹给我们。那是一个傍晚,落日斜斜的照进来,暖暖的,显得有些不太实在。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只虾的味道,很甜。

我不晓得自己是缺爱的人,还是多爱的人。自己那末在意他人,又那末在意被他人在意。

高三的班主任姓王,一个质朴温顺的人。眼角下垂,看起来不太精神,却意外让人感觉浑厚。他措辞操着浓厚的地方口音,穿衣搭配有些紊乱,经常给我们讲他小时辰的事,确切的说,是他帮家里放羊的事。他很安静的谈起大山,羊群,还有背靠着大山发生的理想,期望以此来让我们有所感悟。

王教员教我们时还没发福,身段有些瘦削,头发乱蓬蓬的。高三那年冬季,有一次王教员伤风了很长时候,持续几天看他手上贴着医用胶布。上课时,那红色的胶布随着教员的手在黑板上游走,恍如一个旗帜。胶布皱巴巴的,身材扭曲地趴在教员突出的血管上。早晨自习课时,我站起家问了教员一个题目。阿谁题目被写在一张小纸上,夹在课本里:“教员,您的伤风好了吗?A完全好了。B根基好了。C还没好。”自习课上静静静的,我小声的问教员这个挑选题选什么,说我不会。直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那时他的反应。他开朗的笑着,疲惫憔悴的脸上皱纹成了花,伪装责备道:这道题何等简单,还不会,固然选A了。阿谁早晨,没人晓得我问了教员一个什么题目,也没人晓得教员为什么会那末高兴。虽然,今后几天,教员的手上还是贴着胶布,但笑脸多了。

现在,我出格能体味很多年前教员们的高兴,当我作为教员看到门生写的小纸条,送的小礼物;我也出格能体味现在门生们的心情,由于昔时自己也是那样在意教员的感情,在意教员的在意。

张海坤说“教员,您还记得昔时您送我的那只山公吗?手臂很长,可以挂在脖子上。”我说,我差点儿就忘了,现在想起来了。我还想起了“小猪猪”朱永鹏抱着一只粉红色的毛绒小猪出现在办公室的情形,他黑黑的皮肤和毛绒小猪的嫩粉色构成一种鲜明的对照,心爱又心爱……

这些小工具对于我是珍贵的,是我生射中的小确幸。诗经有言:“且以喜乐,且以永日。”人生以何喜乐?以何永日?我想,就是这些吧,我越老越感觉就是这些。

王静,临朐五中语文教师。爱好阅读、写作、音乐、绘画,酷爱一切关乎艺术、关乎灵魂的工具。厌恶虚假,厌恶服从,厌恶言不由衷和惺惺作态。直面黑暗,更向往光亮;重视不完善,且尽力追求完善。

xl7511hl5Z97yd5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