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朐微刊】马洁:相逢蒹葭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114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19-11-30 09: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8ApZjL3PftAj3F6.jpg

☞【点击检察】《临朐》微刊征稿启事及稿酬计划

☞【点击检察】2017年度原创文集

☞【点击检察】2016年度原创文集

☞【点击检察】2018年度原创文集

sUAcJPD94a5XmajJ.jpg

cQq9XX0X0fu96U09.jpg

相逢蒹葭

作者 | 马洁

驱车来“观察”一个土豪的领地,不期然,相逢那一片片苍苍茫茫的蒹葭。

车分开大道转入进山的小路如驶离主航道的一艘小船,在山径双方一人高的蒿草间蜿蜒前行时,劈面,一簇簇,一丛丛顶着一头疏松雪白的芦花的芦苇,便涌入了视线。

在秋天旷深的田野,庄稼收割后,山地坦胸露肌,惟有那芦苇此时摇摆出一片绮丽的风姿。

此时,天高云阔,随深秋的劲风,斜匍成白花花一片雪原的芦苇,像天上掉下的云朵,在镜头前,匍匐出一片国风意境。自但是然那首被古古人誉为“情真景真,风神摇摆的绝唱”的《诗经·秦风·蒹葭》便脱口而出“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芦花疏松巨大柔嫩盈洁,芦杆纤细却坚硬,挂着颀长枯黄的叶片,在山溪滋润的湿地,纠结成一片密不透风的墙,这让我想起小时辰看的电影,机智的游击队员在芦苇荡里和仇敌周旋,头戴苇花,隐身芦苇,人苇合一,把鬼子打得晕头转向 ,屁滚尿流,逗弄的荧幕下的观众哈哈大笑;而真正艰卓的过往,也只要那片虽懦弱不经一折,却又坚固相携成不成摧的陆地的芦苇记的。硝烟已逝,风云幻化,春去秋来,它照旧沉默而兴旺,茎根丛生,野火烧不尽,春风春又生,在所属的领地,拨地而起,秋风劲吹下,仍然飘荡起一头潇洒的白花,成为荒原里,旅人眼睛里,肃杀冬季,美丽且暖和的风光。

本日遇它,不但让我想到那首陈腐的诗,它更让我想起故乡,故乡的那些长者乡亲,普通而俭朴的一群在地盘上劳作的人们,像它一样,在山的沟沟坎坎里,生生不息。

H5N90qqqcx8BNwVv.jpg

掐一只芦苇,抚摩着它柔嫩似棉的花序,暖和的触角,勾起儿时的记忆。山乡的冬季,柴门泥炉是难抵那封山大雪之寒的,可姥爷却用苇花暖和了我的童年。从战争中走过来的姥爷,对苇花有着深厚的感情。他说苇丛里,藏着他新鲜的青春。小时不更事,只记得一双白眉大眼里,闪灼的星芒,能否是想起了彼岸伊人,姥姥是他“掳走”的财主家的千金。

姥爷用苇花为我絮起御寒的靰鞡靴,穿在脚上,暖烘烘的一点儿感受不到里面的冰冻严寒,早晨脱下来,抽出踩了一天已被汗湿的苇花,早上再絮上新的,又是暖和的可抵抗学童路上的雪窖冰天;而床上被褥底下,每年冬季,姥爷都为我铺上添充了新苇花的苇包,厚厚一层,躺上去,像陷在棉花包里,暖和,丰富,还富有弹性,现在的鸭绒被也不及那时的苇花香。它还有个特点,越睡越暖和,热呼乎的被窝让小人儿一梦到天亮。年年冬季,棉袄棉裤苇靰鞡,山乡诗境那样“天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庄严,小人儿就盼着一场大雪,好想像小狗一样在雪里撒欢,全部武装,底子感受不到冷。走南闯北的姥爷不擅大事理,却在从小与他对茗里,感知世外千秋,年老的姥爷日日不弃壶中草木。

受其熏然,从小便感知分歧情怀的母亲,土陶泥罐里,植来山谷花卉,却摇摆出分歧风姿,令小人儿睹之,如睹母亲粲然笑意;巧手缝衣,饰我如画童,常被誉为城里娃;如常饭菜,母烹饪花样,深受父亲机关同事赞不停口;母辩事明理,出口歇后语,使人捧腹又恍悟哲理……;无法,吾笨却不得其一二,深愧之。

芦苇花拂过面颊, 闭上眼,感受它在秋风深处带来的绵软温和,脑海里闪现出故乡的那一片苇塘。儿时那边曾是欢畅的故里,一帮小伙伴,五月端午进苇塘采苇叶包棕子,捡拾苇塘里水凫的蛋,苇叶青青,苇茎柔嫩,清风一过,袅袅亭亭,似摩崖石刻的绿衣飞天;夏日,苇塘里享用清凉,苇杆亭立耸天,密密实实,在里面捉迷藏,但闻笑语,不见人影,时不时惊起卧伏在里面的水鸟,脚下一不谨慎踩着虾蟆,吓得一声尖叫;苇塘里长有一种沙菜,采回家和上肉糜包包子,有一股特别的香味;春季,满眼是那一片浩渺苍苍,苇风索索,耳畔充盈干涸的苇叶在风中磨擦发出的簌簌沙沙的声响,眼前一片飞花如雪,天空一行南去的大雁,嘎嘎而鸣,小女孩迷离这片素白之美,却莫名心生一片孤寂,后来大白,本来那就是思惟。学会思惟,如前人语,便会“吾自三省”,愚钝者不至出错,出错者实时矫枉;后来观画,盯着空缺处,总是神游界外,就此晓得了与人与事,恰到益处,是留白……;记忆中,伙伴们的笑声模糊,伙伴们的身影渐远,也不知年年那一片盈雪去了那里?

vo7xoOePIZh0IE0Z.jpg

明天, 站在异乡的郊外,再遇蒹葭苍苍,久远的往事,悠远的故乡,故乡的人儿,逐一显现在脑海里。模糊彼岸,那故乡的苇塘里游玩的女孩,穿着靰鞡平民睡着苇床的质朴女孩,那一位天真天真的伊人,今去了何方?站在苇花彼岸的,却是头顶苇花的中年妇人。说是眨眼几十载,回首却发现,一步一个坎,一坎一浮图,坎坎似渡劫。却因少时沐此情真景真之境,山青水秀扶植的苇草,家境山境“富养”的心灵,令其坚固柔夷,根扎泥泞亦蹈舞人生。真如那首千年的偈语所云:“双手握无穷,霎时是永久。一沙一天下,一花一天堂。一树一菩提,一叶一如来。

不由概而叹之:人如芦苇,但要做一根有思惟的芦苇。

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也曾说过:“思惟构成人的巨大。人只不外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懦弱的工具,但它是一根能思惟的芦苇。

人非草木,只因有情。正由于我们有思惟,我们有豪情,所以,即使我们的生命羸弱如芦苇,不知哪一阵风就将它吹折,但我们却从未向困难屈就,一路的劲风虽然已折损了我们的健康和容颜,但也让我们从柔弱的生射中抖擞出无穷韧性,那种连自己都有能够认识不到的坚固,陪伴着我们在人生的路上,锲而不舍。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一场相逢,絮语秋风。

图片/收集

r8l7qZ6xSmf15Sms.jpg

WHj351nYfg4I7mYq.jpg
马洁,笔名芳紫陌。七十年月初生于沂蒙山区,后入住美丽海滨城市威海。威海市作协会员。从小爱好文学,作品有散文、漫笔小说,散见于省市内报刊文学刊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