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校长被质疑造假,南开大学真的太南了

[复制链接]

113

主题

113

帖子

2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6
发表于 2019-11-10 21: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FN4EJ7VNJE993v0.jpg


F0mpJex4ejMqZ2Qe.jpg

南开大学开学典礼上的曹雪涛。/图虫创意





曹雪涛团队的情况绝非个例。长此以往,学生苦,教师累,国家的科研经费也被浪费……那么受益的究竟是谁?
Ej1yJWW6Wx2Tj7A6.jpg


11月14日,一位署名为Elisabeth Bik(下文称“比克”)的斯坦福大学助理研究员在社交媒体公开指出,一位中国学术圈的教授多篇论文存在实验图片“不当复制”的问题。
根据所指论文,人们迅速定位出这位教授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南开大学校长的曹雪涛。

SY04sh47zYZK1D4k.jpg

被曝论文造假的院士


比克在Pubpeer论坛上陆续发布了对曹雪涛团队40余篇论文的质疑,被指的论文多为涉嫌用ps手段伪造数据 ,一图多用。

Pubpeer论坛是一个学术信息交流平台,鼓励科研人员对已发表的论文进行评论,评论内容可以是批评、质疑、改进建议等,可以理解为是“科研纪委”。

11月15日,曹雪涛接受专访表示此事正在查,查完将给大家答复。
11月18日,曹雪涛亲自在Pubpeer论坛上对比克的质疑作出回应。
fuS9UuA9GtyAR9lz.jpg

当人们的关注点更多地落在曹雪涛“以此为机会,在维护科学的准确性和诚实度方面做得更好”的表态上,其实更容易忽略掉,他的回应方式也颇为耐人寻味。

曹雪涛选择回应的文章是2008年发表在Blood杂志上的CaMKII promotes TLR-triggered proinflammatory cytokine and type I interferon production by directly binding and activating TAK1 and IRF3 in macrophages,而这篇在曹本人回应前就被其他网友解释清楚了。

比克的质疑主要是:第三行的两个图看起来也过于相似了,你们两位是什么关系啊?我瞅着咋有点不大对头?
hQ1246uaa7gOgBF7.jpg



然而评论区的网友回复她说,你没发现上面两行的左右两图也很相似吗?为什么这么相似呢?因为它们根本就是同一个样本在添加试剂前后的样子嘛。

我们可以理解成一个是早上的小明,一个是中午的小明,这要不像就奇了怪了。

所以,针对这篇的质疑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误会,她光盯着图片了,没仔细看文字。

曹雪涛选择在这篇论文的质疑下进行回应,说他“对有效性以及可重现性仍然充满信心”,倒也没啥毛病。

再看团队其他人的回应,显然也有避重就轻的嫌疑。

比如这位叫陈涛涌的作者,曹的其他学生回应的都是自己一作被质疑的文章,或者承认错误,或者解释清楚。
他倒好,他自己一作被质疑的文章没全部回应,倒是帮忙回应了两篇别人一作的文章。自己的麻烦还没解决清楚,就替别人救火去了,不知道这是团队精神,还是自己的论文锤太实没得洗。
ozBB7CNsA9WBbEsN.jpg

E7877q7qZL2967qA.jpg


曹雪涛回应比克博士。/@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果壳


如果能未卜先知,曹雪涛大概一定想要阻止10月初被接收的论文的发表——
因为这篇最新刊发在自然杂志子刊的文章Inducible degradation of lncRNA Sros1 promotes IFN-γ-mediated activation of innate immune responses by stabilizing Stat1 mRNA ,一经发表,又㕛叒叕被人质疑了,就在他作出回应的11月18日,这起事件讨论度依旧居高不下的时候。

根据@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 统计,截至11月19日19:00,曹雪涛团队被指存在伪造数据的论文数量已增加至64篇(仅仅是被指,之前被曹雪涛团队回应完美解释的文章没有被剔除)。
来自中外网友自发的查证仍在继续,这个数字在未来依然有可能继续增加。

vRn4HZuWa1yAAfDG.jpg

国际惯例与本土国情

曹雪涛被指学术造假的消息能够引起广泛关注,一方面也源于一个巧合。

在吃这批科研造假瓜的网友中,不少人正是高校研究生。

11月13日,曹雪涛还在人民大会堂与王泽山、钱七虎两位院士一道,做了学术诚信和学风建设的演讲,全国约80万研究生通过网络直播收看了这次演讲。
一些院校的研究生还被要求写心得,结果一刷微博就看见刚还“叭叭”给你上课的人貌似自己屁股就不咋干净,此时的心态就变得尤为微妙了。

“实在太讽刺了”“丢人丢到国际上去了”,人们不免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QfQF0f5l011uO093.jpg

微博搜索曹雪涛名字,夹带的关键词。


不过,我们先别急着给人扣学术不端的帽子。曹院士目前的处境,其实有点儿像开车时跟其他车辆发生了剐蹭,另一个车主走过来跟你商量,“大哥,咱们是公了还是私了?”

这里所谓“公了”“私了”并不是说曹雪涛团队与比克之间未来可能达成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而是说即使是同样程度的涉嫌造假的事件,也很可能有不同的处理方式。

单纯按照国际惯例的话,论文造假一经查实,接下来就会被杂志撤稿。例如埃及儿童肿瘤医院及贝勒医学院等单位2018年9月发表于Nature上的论文,也在Pubpeer上面被曝图像造假,经查实后就被杂志撤稿了。

而如果按照本国国情,这里面可商榷的余地就大了。

首先,Pubpeer论坛并没有认定学术不端的资质(当然人家论坛也并没认定,甚至比克也只是质疑),你贴上的锤再实,也是不能直接被认可的。
m9UFneQMJyu7yuU5.jpg

论文真假,傻傻说不清楚。/unsplash


那么,谁才有权认定有没有学术不端呢? 根据我国科技部门今年第323号文件《科研诚信案件调查处理规则(试行)》,只有所在单位、上级单位、科技项目(计划、基金)主管部门、学位授予单位等为数不多的责任单位才有资质宣布一个学者的行为是否不端。

具体到曹雪涛这个事件中,也就是中国工程院、第二军医大学这些单位,它们有资质,并且也有必要出面调查并回应公众的关切。
UvUgQ3DxxvSdMX3p.jpg




消息出来后,有不少人分析说曹雪涛自己没有造假,是被手下的小老板坑了,这很有可能是真的。
然而,曹的不知情,恰恰是失职的表现。通讯作者要为文章的可靠性负责,是第一责任人。

事实上,被曝光后,这起事件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身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Top2博后表示,“要是这么实锤的学术不端都能被轻轻带过,那以后大家都去造假好了,谁还搞科研?嫌自己头发太多?”
另一边,随着“学术造假”的消息在网上沸沸扬扬,曹雪涛八十年代发布的一篇关于气功的论文也被扒出来鞭尸。

DM18f8qX7K448zk7.jpg


一篇研究气功的论文,作者栏出现了曹雪涛的名字。


然而,这些看似荒谬的选题在国内并不是新鲜事。
2011年,时任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谢剑平当选工程院院士,他的主要科研成果是研发出“神农萃取液”与中草药卷烟。
前者号称能有效减少烟草烟雾中的有害成分,抑制烟草烟雾中苯并芘的致癌性,降低 61.5% 亚硝胺和烟草特有亚硝胺,还能够化痰止咳,后者则“开拓了中式卷烟降焦减害研究领域”。

近100位院士联名致函中国工程院主席团,请求尽快复议、重审烟草专家谢剑平当选工程院院士的资格。

百倍于己的阻力,并没让谢剑平失去院士资格。

2013年,中国工程院已启动过复议谢剑平院士资格的相关程序,但这一方案在工程院主席团投票中就“失败了,没通过”。
按照现行章程,如要取消院士资格,只有本人主动请辞这一种方式。

没有人能够准确地预料,曹雪涛事件的走向究竟如何。

X2mni3QSu2nS2bbC.jpg

我从未见过比南开大学更倒霉的高校

早在曹雪涛回应之前,“超过40篇论文涉嫌使用ps造假”的消息就已经在国内社交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
尽管这些帖子总会以不明原因消失,但经过多方发酵后的关注点和话题度还是越来越高,直到 #南开校长曹雪涛# 的话题上了热搜。
在这个微博话题下,除了激情吃瓜的网友,也不乏南开的学生。


从南开学生发布的言论来看,一部分同学很纳闷,这背后是不是有人操纵啊?怎么我们上个月百年校庆那么大的场面都没上热搜,这么一个捕风捉影的事愣是被搞上热搜了?

而另一拨人心想,快拉倒吧,就知足吧,人家至少还让我们开开心心过完了校庆才爆料的。
t0CRY5Hxy7VpxMyh.jpg

不久前,南开大学大学迎来了百年校庆。


这两种想法看似不同,其实都有点一厢情愿,就是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有时候,在我们自己看来无比重要的事,在别人眼中往往并非如此。
哪天没有大学过生日(即使是百年生日)?
但是多久才能爆出一个这样量级的学术大佬的丑闻(尽管只是疑似)?
网友们更热衷于讨论后者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跟热搜话题的沸反盈天相比,南开大学官方微博下的评论区却显得异常清净。不消说,肯定是有人在负重前行。
Nh39M398aAM99M60.jpg

网友晒出的被南开大学官方微博删评拉黑禁言的截图(这个网友真的真的不是我)

11月21日傍晚,沉默多日的南开大学方面终于算是有了一个半官方的表态。

认证为南开大学学工部的公众号“南开微学工”直接转载公众号“科研诚信”发布的名为《Pubpeer 能宣布某人论文造假吗》的微信文章,并附言:“不妄下结论,不吃人血馒头,这是公号原则。”
VA9V3Q2KP0kqQlSS.jpg



南开对于曹雪涛流露出的同情、惋惜甚至力挺,其实并不难理解。
南开师生实在是有太多理由对这位履职不久的新校长抱有好感了。

在学科发展方面,有一个比较直观的事实可供参考:
曹雪涛到任当年,南开大学拿到的经费就翻倍了。

根据今年8月公布的75所教育部直属高校2018年部门决算总经费数据,南开大学2018年决算总经费比之2017年暴涨了95.09%,位列第13名。翻了一倍都没能跻身前十,可以想见南开之前是有多穷。

不常去医院的天津市民,近两年到医院就诊时可能会突然发现,不少医院的名称前都加上了“南开大学附属医院”的字样,这被视作南开大学大力发展医学的一个尝试。
尽管与12家医院签约合作的协议是在龚克任内签署的,但人们好像还是更愿意把这份功劳算在几个月后到任的医学巨擘曹雪涛头上。

而曹雪涛也确实不负众望,利用其过人的影响力给南开大学带来了不小的帮助。

例如,之前与南开有教学合作的英国高校是伯明翰大学、格拉斯哥大学这个层次的(没有说这俩学校不好的意思),而曹到任后则促成了与牛津大学的合作。

2019年10月17日,在南开大学建校100周年纪念日当天,南开大学—牛津大学联合研究院正式揭牌成立,同时南开大学与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政府签署协议共建南开大学—牛津大学联合研究院(深圳)。
而在生活质量方面,也有一个颇为讽刺的事实作为佐证:
一直为八里台校区学生宿舍没法装空调背锅的老化的电路,在学电工的龚校长手里毫无起色,到了学医的曹校长手里反倒焕发第二春了。
LcVNOZJMN7u66zPp.jpg

南开大学校钟/图虫创意


谁说学医救不了中国人,就是在跟南开大学的同学们过不去。2018年之前的每个盛夏,南开本部校园内总有一个声音在千百次地呻吟着,呼唤着:救救孩子吧,装装空调吧。

据洋葱日报社天津分社报道,南开大学2017届的几名毕业生在毕业之际,集体创作了一首内涵学校不装空调的歌曲《南以离开的盛夏》,还被学校误以为是赞歌,美滋滋地在该年的毕业典礼上播放了。

我翻开南开的百年校史一看,字里行间密密麻麻的全是一个词:吃人装空调。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一句话,人非草木。南开人是要有多硬心肠,才能完全不被立场左右,跟着大家一起义愤填膺地痛骂他呢?

y6yHhcUCC6KVcyvv.jpg

曹雪涛的“翻车”只是国内科研现状的一个缩影

对于南开大学来说,曹雪涛自然是好校长。而对于曹的学生来说,他更是好导师。这年头,垃圾导师各有各的不好,好导师却都是相似的。

什么是好导师?
不是和蔼可亲不端架子的导师,也不是发票全部自己贴的导师,而是带着学生做项目、发顶级期刊、帮忙牵线搭桥给学生未来工作铺路的导师。
“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这是连互联网情感博主都明白的道理。

没有论文的硕博,就像没有身孕的嫔妃一样地位尴尬。套用当代互联网著名打工仔王豆豆的一句名言来说,就是“我出来读博,我不惦记发文章我惦记什么?”

而同样一篇文章,你发可能不行,他发就行,这就是大老板的优势了。

于是,这样一个怪圈里, 所有人都想跟牛逼的导师,进厉害的课题组,占据更多的学术资源,像抢着浮出水面换气的金鱼。
di43lpiPw3xB3pw4.jpg

某一所校园/图虫创意


连续11年、一共指导出12名全国博士优秀学位论文,本是曹雪涛作为导师的一大业绩亮点。

但在对比了12篇全国优秀博士论文和被质疑的60余篇文章后,我发现这12位优博们几乎全部牵涉其中,有的还是被质疑的论文的第一作者。

2005年张明徽凭借《脾基质细胞对造血前体细胞的定向诱导作用及对树突状细胞生物学特性的影响》获得全国优秀博士论文,2004年,文章的一部分就已发表在 Nature Immunology 期刊上。

该文在2014年进行过勘误,勘误的内容为:“在最初发布的本文版本中,图2c的第一行错误地显示了diffDC和diffDC-LPS的相同图。
由于原始数据的来源不可用,这些图已被新实验中获得的数据所代替。该错误已在本文的HTML和PDF版本中得到纠正。”

2008年、2009年的优博史丽云、韩岩梅分别在2006年和2009年在国际权威杂志上作为一作发表的与他/她们博士论文方向相近的文章,都在这批被质疑的文章之列,截至发稿前,没有撤回,没有勘误,没有回应。

东窗事发后,曹雪涛手下的小老板们也迅速被相关领域研究者及热心网友们锁定。
O4B3F00Z9m8h4344.jpg

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员发布的微博/@HMS_XIN

可以看到,当年曹雪涛带出的博士、博后们,已经成为各自实验室、课题组的负责人,不少人自己也成为了博导,带了学生。就这样因为一档陈年旧事被“挖坟”,好像也挺“冤”的。

然而,如果占尽红利在国际权威杂志发文的“人生赢家”们,只是因为涉嫌造假被揪出来就算冤,那些苦苦挣扎熬不出头而抑郁的、甚至选择轻生的博士生们冤不冤?

大众对于科研工作者的期待总是“板凳坐得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可鲜有人知高校青年教师们也普遍面临着六年内没从讲师变成副教授就要被扫地出门的up or out (非升即走)。
为了一份稳定的教职,“青椒”们也只能尽力去够眼前的胡萝卜。

就更别提底层的学生们了,对于广大科研民工来说,只有学术成果是1,其他的都是0。当你没有这个1,你在师门里就是个0。
不比谁发的论文多,谁的影响因子高,又能比什么呢?没有一个量化的标准去评定每个科研工作者的能力,是不是更容易滋生学术腐败?

因此,这种乱象在某种程度上似乎也是必然。现状如此,曹雪涛团队的情况绝非个例。

只不过,长此以往,学生苦,教师累,国家的科研经费也被浪费……那么受益的究竟是谁?

FmqDmfpo0WXhTqhq.jpg

4年的时间与精力,科研的经费,谁不想把它们用到对的地方呢?/图虫创意
S0kpMiMQSQn7bzpj.jpg


[1] Xingguang Liu , Ming Yao , Nan Li ,et al.CaMKII promotes TLR-triggered proinflammatory cytokine and type I interferon production by directly binding and activating TAK1 and IRF3 in macrophages[J].Blood (2008) 112 (13): 4961-4970.
[2] Mingjin Yang  , Chen Wang  , Xuhui Zhu ,et al.E3 ubiquitin ligase CHIP facilitates Toll-like receptor signaling by recruiting and polyubiquitinating Src and atypical PKC{zeta}[J].Journal of Experimental Medicine. 2011 Sep 26;208(10):2099-112.
[3] Mingjin Yang , Taoyong Chen ,Xuelian Li,et al.K33-linked polyubiquitination of Zap70 by Nrdp1 controls CD8(+) T cell activation[J].Nature Immunology. 2015 Dec;16(12):1253-62.
[4] Minghui Zhang , Hua Tang , Zhenhong Guo ,et al.Splenic stroma drives mature dendritic cells to differentiate into regulatory dendritic cells[J].Nature Immunology,2004 Nov;5(11):1124-33.
[5] 一个科研狗对“南开校长曹院士论文造假事件”的完全剖析[EB/OL].毕导.
[6] 64篇!曹雪涛院士被质疑的论文:疑点汇总与最新回应[EB/OL].pitd阿虐.
[7] Pubpeer能宣布某人论文造假吗[EB/OL].科研诚信.
Nb24lVcgRg22HEEK.jpg

✎作者 | 陆一鸣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
jlF0iF2i5eE353q0.jpg



推 荐 阅 读
点 击 标 题 即 可 阅 读 全 文


“我们农村人,再也不想生儿子了”

InP5GNpr6r59z30n.jpg


韩国第一的剧本,永远是世越号
uGb4NB6v6x1Byq41.jpg


比买到烂尾楼更倒霉的事,我真想不出来
jFaa76SJ3Jj62P27.jpg


你一个月才挣三千,不是没有道理的 | 招聘
upP9l20hVv2lH24V.jpg



DSq9MdQeJBeBqbTQ.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