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朐微刊】骈邑散人:​怀念那棵柿子树

[复制链接]

98

主题

98

帖子

4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2
发表于 2019-11-23 14: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5r2gNSnj02a82Ee.jpg

☞【点击检察】《临朐》微刊征稿启事及稿酬计划

☞【点击检察】2017年度原创文集

☞【点击检察】2016年度原创文集

☞【点击检察】2018年度原创文集

o0pOSFkoIp0f2G8N.jpg
WEFjUE33uleFFTVj.jpg

怀念那棵柿子树

作者 | 骈邑散人

有一棵柿子树,总是让我怀念不已。

这棵早已被砍掉的柿子树,在故乡众多的柿子树里,很普通,一点不刺眼,却是与我极为有缘,令我终生难忘。

这棵树,分开“树世”已经几十年了,我不晓得是化作了灰尘还是酿成了另一种不朽?在我的设想中,也许幻化成了夜空里的星星,一向注视着我和我的故乡。我不愿这棵柿子树转世为人,再为日月轮转而劳心酸肺,大概蝶酿成桃李争艳,鼓噪争宠一时。在我的心里,它仍然四时丰韵,枝繁叶茂,一无所获,虬枝皴皮,盘桓出丝丝缕缕的记忆和美好,成为精神天下里相依相偎的一道风光,平生一世抹不去,忘不掉,放不下。

故乡的房前,这棵柿子树给了我童年和少年的欢畅。这棵柿子树,带着我平生的乡愁,梦乡里不竭开释出儿时的消息,母亲站在柿子树下唤儿回家吃饭的声音,悠久连绵,缱绻在故乡的炊烟里!

春  意

孩提时代,不谙世事。

村头,这棵柿子树恬静地立在那边,日出日落,月圆月缺,已不知经过了几多个春夏秋冬。这棵柿子树茕茕而立,但不孤独,由于有了我的陪伴。在我的年少时光里,它发芽、生叶、开花、成果,年复一年。

树下,一农村本来常见的氨水池顶盖,是一个平台,成了孩子们进修、顽耍的绝好去向。熏风吹绿了山间,吹绿了田野,也吹绿了房前的柿子树。我脱下了厚重的冬装,柿子树也早已轻装上阵,起头了它的又一次循环。不知不觉间,嫩绿的叶片,从尽是皱纹的一根根枝干上冒了出来,毛茸茸的,煞是心爱。这个时辰,你会感觉发展真是一件不成思议的工作,看似干涸的树枝,老气横秋般刻满了沧桑,却有着惊人的气力,舞动了春风,再次抖擞出勃勃的朝气。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桃李花香浑不知,一身绿装见妖娆。

ovrYkJjcccvYk1am.jpg

春雨,随风止静地在夜里飘洒。翌晨,站在院子里,呼吸着雨后清新的空气,欣喜地看到柿树的叶子恰似又长大了很多,经过风雨的洗礼,绿色更深了,春意更浓了。那一滴滴晶莹的雨珠,点缀在叶片上,被刚出来的太阳照了个猝不及防,发出纤细的五彩缤纷的光。

树不高,像一个老者,安雅慈爱,接管着我们的调皮和恶劣。手脚并用,嗖嗖几下,就攀到枝干上,晃晃荡悠,其乐无穷。那时的精神天下简单而纯洁,只要有体验的进程,不在意成果会怎样;只要高兴,就是最美好、最难忘的动听时辰。树顶的喜鹊窝,一向是我们进犯的方针。把它拆了,不让它们在我们的头上拉屎,是我们的迫切心愿。在细细的枝条带来的危险和喜鹊们护巢的勇敢眼前,我们一次次溃退下来,无法最初只好成了邻人。放了学,边逗喜鹊,边期待栽烟种瓜的怙恃,在树下嬉笑打闹,惹得树顶的喜鹊叽叽喳喳闹个不停!

春的脚步总是仓促忙忙,恍如还没有好好地在田野里撒撒欢,转眼,已是炎天……

夏  韵

树荫越来越浓,广大的树冠带来了清新凉意。

初夏时节,山野里的风起头变得和煦,暖热的阳光驱逐我跑到柿子树底下,寻着荫凉。一层层碧绿的叶片,像撑起来一把把小伞,我靠在细弱的树干上,眯着眼睛,独享着舒服与清新。仰首,细碎的光从枝叶的裂缝里穿过,才发现一朵朵浅黄色的花儿不知何时已密密匝匝地挂满了枝头,娇柔心爱。

时候,就这样一天天滑过,柿子树上的花儿,在风雨中无声飘散,残落谢尽在树下的角角落落,终极不知去向了何方,是化作了土壤,还是沉没在了茫茫红尘当中?年少茫然的我,就这样在树的发展里,渐渐读懂光阴循环和生命必定,晓得了“磨灭”实在意味着更好的起头。

sdjaR0g4jl4aJp4f.jpg

花落后,一颗颗青绿色的小果子从萼片里钻了出来,花生粒般巨细,隐藏在肥厚浓绿的叶丛里,不仔细分辨,常常会疏忽了它们的存在。年少,布满了猎奇心,天天经过它的身旁,总要昂首瞻仰,盼着宝宝快快长大,盼着它丰富圆硕,盼着它快快变黄,轻匀绛蜡,品味人世甘露似的苦涩滋味。

麦穗黄了,打麦场上热浪滔滔,蜻蜓飞来飞去。薄暮的石板上,凉风习习,很是舒适。母亲掂着小脚,拖着一个大爬篮,放到树下,铺上床单。我在爬篮里舒服地打个滚,翘起二郎腿,望着天上的星星,听着大人们啦些鬼魅狐仙的故事,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炎天的雷雨,说来就来,树底下是最好的避雨地。乡亲们放下锄头,擦去额头的雨水汗水,愉快地说着家长里短。一只小蜘蛛,后腚扯着丝线,谨慎翼翼地从叶间坠下……

太阳很快又暴露了笑脸,气温很快升高,麻雀和燕子从树梢上飞过,知了在不远处,嘟噜嘟噜地回声和着。

炎天就在蝉的声嘶力竭里,渐行渐远……

e48pXwP3XEnP3S5e.jpg
秋  收

秋风吹过窗台,母亲把毛巾被换成了薄棉被,月光起头洁白了。

玉米高粱入仓的时辰,这棵柿子树上泛出了淡淡的红色。树叶完成了使命,与起头成熟的柿子,洒泪惜别,渐渐地落地,像久在异乡回归的游子般拥抱大地,随秋雨将灵魂融入母亲的怀抱。叶片,承载了光阴的时光和对大树无尽的迷恋,繁重,一路踯躅。一个渐冷的秋天,一棵挺拔的柿子树,逐步枯萎的叶子,凉风中的庄严和凄凉,穿着对襟小袄的母亲,颤悠悠的裹脚,风乱的鹤发,一幅工夫荏苒的场景图,让人读之感慨万千,感慨韶华蹉跎。

很快,就到了收获的季节,柿子红彤彤的脸庞,在晨曦里打满了露珠,晶莹秀丽,在叶间飘忽不已,让人夺目。轻飘飘的树枝上,是乡亲们对秋天美好的期盼和期待!

irLQhE6JO0a4eRhq.jpg

父亲每年都到树上折几支,挂到北屋檐下,既都雅又解馋。当柿子红透的时辰,母亲就会踮起小脚,够下几颗软软的红柿子,摊成柿子煎饼,酸酸甜甜,是一种妙不成言的美食。

树顶的喜鹊,人给家足,过起了仙人一般的富足生活,天天都吃得肚儿圆圆,三五成群,飞来飞去,尖锐的歌声在田野里飘零。

乡亲们找来树梯,带上篮筐,手持带镰刀钩的杆子,将柿子收抵家里,削皮、晾晒、挂霜、成饼。村头的晾晒架子,是一道秋的风景。柿子皮,舍不得扔,晾晒后也是冬季里的牙祭,酿成柿子皮酒,浓郁的酒香加上柿子的幽香,是逢年过节的奢侈品。

现在故乡很多柿子沟、柿子谷,比比皆是的柿子树、只能算是一种绚丽,绝没有这孤零零的柿子树的情真意切和朝思暮想!

地里的麦苗已经青青如茵,风从山口吹将过来,有点砭骨,昭示着冬季的来临……

Toa37DJE98HhZdhH.jpg
冬  枝

终究,雪来了!

六合一片苍茫。兀立村头的柿子树,沧桑俭朴,像庞大的盆景,喜鹊窝今年又加大了一些,喜庆的喜鹊翘着尾巴高声自言自语,几只固执的柿子居然还挂在枝头……

树下已经少有人到了,鸟雀寻食时留下的梅花瓣儿脚印清楚可辨,几颗熟透的柿子摔落在雪地里,在白雪的映托下,艳丽靓丽,弯腰谨慎翼翼地捡起,吹落皮上的脏土,挑出中心的籽,悄悄地送进口中,那种清凉甜美的味道,没有一丝杂味,从嘴角起头,直达五脏六腑,清澈心扉。在树下的雪地里,用树枝悄悄地滑动,写下自己的心愿,太阳升起时,你的心愿会随着化雪到达天上的白云,远处的大海。

富贵褪去露峥嵘,老树枝头别样红。傲雪休言三岁友,隆冬看我笑西风。冬季的柿子树,没有了果实和树叶,落空了以往的朝气,北风事后,只剩下苍劲的躯干,黝黑健硕,向严寒冰雪大秀肌肉,展现自己无畏的气质。相比之下,我更喜好柿子树的这类忍受品行。阔别了繁冗,冷静了喧哗,躲避了赞誉,只留下自己坚固的储备。晓得了季节交替,知晓了生命轮转,向往平生自在,当令展现光辉,退出是为了更好地前行,守旧是为了来年的迸发,只待春来一声哨笛,又是一年风光。

RPLL7x7IB0MYlavA.jpg

小时辰,我经常望着这棵树发愣,恋慕喜鹊们展翅翱翔,空想着有一天酿成枝头的柿子,接管秋风的洗礼和大雁的帮衬,骑上大雁的同党,飞向天涯银河。

……

夜里,雪又静静地来了,我穿上臃肿的棉装,哈着热气,推开院门,跑到树下,用力地呼喊,担忧喜鹊有没有冻僵了。看看那几颗红果还在不在?……直到房顶的烟筒里飘出袅袅晨烟,母亲站在有着一长溜冰凌的屋檐下,高声地喊着我的乳名,催我回家吃饭。

太阳出来了,大地白得有些晃眼。

多少年后,当我得知氨水池被撤除,柿子树被砍掉,阔别故乡的我,心里禁不住颤抖了一下,满身高低感应了一种透骨的寒意!

我冒出了一身冷汗!

后  记

非论若何,不管接管不接管,柿子树分开“柿世”是铁定的现实。

援用一个墨客的话说,

雨,照旧清楚;夜,照旧清幽,却事过境迁,物非人非。

心里惶惑然,一时候似乎失了归途……

——2019年11月20昼夜(图片/苏小朐、收集)

v7spV4z4wpZ8v4D7.jpg

U8GgG400BYiM9B4G.jpg
骈邑散人,笔名健康有约,男,供职于临朐某医院,中医,主任医师,健康治理师,健康山东首届健康大使,努力于公共健康奇迹,为和谐社会、幸运生活尽微薄之力。悬壶之余,有感而发,舞文弄墨,仅入爱好之流,唯情而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