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朐微刊】刘福成:怀念父亲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100

帖子

2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9
发表于 2019-11-10 21: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byo9eVUrs9j5HVJ.jpg

☞【点击检察】《临朐》微刊征稿启事及稿酬计划

☞【点击检察】2017年度原创文集

☞【点击检察】2016年度原创文集

☞【点击检察】2018年度原创文集

Y7j7IMmfv7P6CfPt.jpg

cTsLMBuVGgTsa6eS.jpg

怀念父亲

作者 | 刘福成

“尾月十五”,对大师来说,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可对我们百口来说,这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十一年前的此日,与病魔抗争多年的父亲,终极放手人寰,单独一人去了那悠远的天堂。

清楚记得,十一年前的阿谁尾月,凛凛的北风像刀子一样。大树小树上的叶子,被连日砭骨的北风吹了个精光。由于多日不见雨雪,干冷的天气,让人感受难耐的严寒。

尾月十五那天早上三点多钟,一阵急促刺耳的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顿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里突生一种不祥的预见。我摸起手机一看,果然是故乡来的电话。大姐在电话里梗咽着对我说,父亲不在了……顿时,我头里忽然感受轰一阵,脑海里酿成了一片空缺。至于大姐又说了些什么,我似乎底子没有听到。放动手机,仓促忙忙穿上衣服,到地下室搬出自行车,顾不上天气又黑又冷,缓慢的向故乡奔去。

等我赶到故乡时,父亲的新衣都已经穿好,静静的横躺在北屋的正中心。看上去,父亲就像进入了深深地梦乡。脸面上没有一丝的笑容,显得非常宁静。顿时,我止不住的眼泪模糊了视野,再也看不清父亲那蜡黄消瘦的脸蛋。守在父亲身旁的家属中的兄弟姐妹们,一个个也都成了泪人。我想俯下身抚摩一下父亲的脸蛋,大姐阻止住我,怕我把眼泪滴落在父亲的身上,弄脏了父亲的新衣。

转眼间,父亲归天就要十一周年了。在父亲归天的这些年里,每年离“尾月十五”这个日子越来越近的时辰,我对父亲的忖量之情就会变得越来越浓。常常这个时辰,父亲生前的那一幕幕,在我脑海里就像放电影一样,清楚显现在眼前……

父亲是浑厚善良的农民,既没有过人之处,也没有惊人之举,他只是一位普普统统的父亲。

FWv0J7LJCXzlv9l7.jpg

曩昔,我家的三间北屋,靠东边的一间是一个半墙子离隔的衡宇。半墙子下面是土墙,上面是用木条做成的小木框,木框顶到房梁上。木框的内侧是用白纸糊起来的,外侧可以放置一些小物品,如药瓶之类的小工具。那时母亲身材欠好,经常吃药,药瓶就放在上面我够不到的地方,这是我最早的记忆。

记得我三四岁的时辰,怙恃去干活,一般都是把我锁在屋里,一锁就是半天。那次,怙恃进来干活,像平常一样也把我锁在了屋里。我在床上玩够了,就到地下玩。在地下玩够了,又爬到窗台上去。从窗台上,又爬到柜子上去……在床头窗台的一侧墙上挂着一个用药瓶做的小洋油灯,这是早晨照明用的。在灯下窗台一角的旮旯里,是母亲纵火柴和眼镜的地方,平常母亲都是把火柴放在那,用一块小布盖着,省得让孩子们看到,拿火柴玩火。

我从窗台上爬上爬下,把盖火柴的小布弄到了床下,暴露了火柴。因而我拿起火柴,从盒里抽出了一根火柴,学着母亲划火柴的样子,也划了起来。不知划了几多根,火柴终究划着了,火柴熄灭着,放着炙热而明亮的火光。靠近半墙的小窗框糊的纸,不知什么时辰放工具不谨慎戳破了,窗纸翘着。我拿着熄灭的火柴棒扑灭了窗框纸,窗纸着了,顿时我吓傻了。愣在那边不晓得该怎样办,幸亏火只烧了这一个小框的窗纸,没有把火引到其他地方去。

过了不晓得多长时候,屋门翻开了,母亲进来了,我还傻傻的站在那。母亲进门能够就闻到了烧纸的气味,处处检察。我吓得眼睛直直地盯着半墙子上的窗框,母亲顺我的视野看去,发现了窗框那熄灭过的黑纸边。没分说,上前一把夺过我仍然拿在手里的火柴,扔到方桌上。又一把拽过我的胳膊,拾起地上扫地的笤帚,一边打腚,一边说:“叫你耍火柴,我早晚打你个晓得。”“你晓得耍火柴会失火啊吧?你还敢玩火柴啊吧?”“你说?”母亲一边打一边说,上气不接下气,苕帚一下一下重重的打在我的小屁股上。没等母亲解过气来,父亲进门了。父亲还没开口,母亲便气喘吁吁地指着窗框对父亲说起了我玩火的事儿。

父亲是个急性质,脾性又暴,二姐和二哥没少挨他的揍,可父亲从没动我一指头。我心想,此次玩火,一顿揍是少不了了,我乖乖的呆在那,等父亲的揍。可是,那次父亲却出奇的冷静,也没打,也没骂,也没生机,只是跟我说,小孩儿划火柴会失火的晓得吗?你看此次多危险啊?叫我今后不能再耍火柴。打那今后,怙恃进来干活,不再把我锁屋里了。母亲做饭、点灯用的火柴也不晓得藏在了什么地方。

怙恃干活走了,屋门锁了,大门锁了,今后,我便和村里的小伙伴玩在了一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

UYG8Je6PCAsOjvO4.jpg

夏日,旅河崖捞鱼摸虾。冬季,旅河崖冰上打滑。炎炎夏日,和小朋友一路下河下湾,偶然角逐爬树,看谁爬的快。偶然角逐扔石头,看谁扔的远,打的准。偶然和小朋友一路去生产队菜园里偷黄瓜、西红柿。偶然跟从大孩子去邻村偷甜瓜、西瓜……

那时家里穷,平常很少吃水果蔬菜。黄瓜、西红柿之类的,在每个孩子眼里都是好工具。记得我第一次去菜园里偷黄瓜、西红柿,被看园的人发现了,告诉了父亲,父亲对我好一顿生机,好歹没有脱手。在尔后的日子里,偷黄瓜西红柿,扔石头打人家的鸡,下河下湾,和邻村的孩子开仗,头被打破了,回家都不敢吱声。编句瞎话,欺骗怙恃。偶然早饭后进来,直到晚饭前才回家,午时都不回家吃饭。偶然邻人找抵家里,说他的鸡被我打死了。生产队队长找到我家里,说我拔队里的地瓜芽子……

这一切的一切,父亲对我都没有动过手,但我能看出来,父亲他很是很是生气。接下来的日子里,凡是怙恃进来干活,就把我拴在栏门口那棵大榆树上。长大今后才熟悉到,那时的我,年幼蒙昧,干事为所欲为,不计结果,给怙恃增加了许很多多的麻烦,让怙恃多生了很多很多的气。

怙恃晓得,老拴着孩子也不是个长法,因而想到了让我提早上学。怙恃亲好歹等来了冬季的一年级收生,由于我不够上学年龄,黉舍的教员不要。经过父亲与黉舍教员的屡次谈判,终究把我送进了黉舍,拦了起来。那是文革时代的1967年冬季。

m3TrfBTFIzrXyUo3.jpg

父亲有做菜的一无所长。父亲做的菜,那是厨师水平。不但花样多,而且口胃好,我们一家人都喜好吃。与父亲相比,母亲做的菜,那是典型的大锅菜,既没有花样,口感也一般。所以,每逢过年过节大概来客人时,父亲就会进厨房做菜,平常都是母亲做。父亲的“芹菜炒肉”一道菜,那是他的拿手菜。不但咸淡适中,而且肉嫩,芹菜的火候恰到益处,让人吃起来感受香脆、味美、可口。父亲炒的菜,在饭桌上不管几多,几近一网打尽。由于父亲炒菜好,所以村里人家的喜白公务,一般都来找父亲去做菜。父亲做菜,一是好吃,二是不给人家形成浪费。把事办完,把事办妥,让人家满足是父亲干事的原则。

有一件事儿,至今我记忆犹新。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生产队里分地瓜时,已是黑下天来,看称、拾瓜都得掌灯。分完已经是黝黑的天,而且此次我家分了有六百多斤。由于地远入夜,所以父亲想一次全数装上,一车推回家,不再跑第二趟。用两个粪篓和两条大麻袋恰好把分的地瓜装完,车子已装好,可是从刚刨过的地瓜地里进来又成了题目。父亲推我拉,天又黑,装的又多,看不到路。好歹快要推出瓜地了,忽然,车轮被一个土坑巅了一下,我也恰好用力儿一拉,车子歪了,顶上的麻袋全数滚落下来,粪篓里的地瓜也磕出来一些。这时父亲急了,怨我把车子拉歪了。父亲对我倡议火来,嫌我这,嫌我那。我不敢顶撞,听凭父亲发落。我了解父亲,他在生产队里干了一成天的活,已经很累了,而且入夜路难走,肚子里又饿。我忙把保险灯放在一边,赶紧和父亲把掉到地上的瓜拾到粪篓里,把两个大麻袋重新抬到车平脊上去捆好。父亲推回家时,马蹄表已经是八点多。吃完晚饭,我们姊妹几个都动手起头切地瓜干。切完地瓜干,已经是早晨的十点半多。父亲早晚把切好的地瓜干推到后河滩,不稀不密的撒开才回家。父亲,像一个铁打的汉子,为了这个家,成天像一个机械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生产队里处置着繁重的体力劳动。为了多挣点工分,带病去上坡。为了这个家,刻苦费心受累,为的就是让孩子们生活的好一点。

h44k4xKsWoXHQJ98.jpg

特别是在我上学时代,少了一个帮手,父亲更是刻苦受累。从小学一向到师范这十余年里,父亲为了使我安心好勤进修,自己和母亲节衣缩食,不舍得吃,不舍得花。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我上师范时代,父亲给我的一次来信,信中父亲说,这寄去的5元钱,是你弟弟上坡时,逮住的一只獾卖的钱……当看到这里的时辰,我感激的泪如泉涌。那时辰我立誓等有一天,我挣了大钱,我一定会好好孝敬父亲和母亲,让怙恃日子过得好一点,而且为这个家多点支出,以表达我对这个家的爱恋。

由于曩昔生活条件差,在食粮青黄不接时,只好靠吃树叶过活。父亲为赡养一家人,起早贪黑,刻苦受累,没日没夜的干活,不到五十岁就落下了一身的病。荣幸的是,晚年生活的二十多年里,吃穿不愁。可是曩昔落下的病,终极还是夺走了父亲的生命。

父亲走了,可父亲生前的那一幕幕却深深地刻在了我心底。我何等希望人有来生,人倘使有来生,来生我会更好的孝敬我的生身父亲!

图片/收集

X1WW101U9Wz1eZ19.jpg

T8c68y1Y649iech6.jpg

刘福成,笔名溪涓,冶源人,退休教师,爱好文学创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