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朐事] 【临朐乡情】马洁:故乡影象——杨家河乡

[复制链接]

77

主题

77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19-9-2 16: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Wb333K1ipP6oIK3.jpg

☞【征文】“华特磁电”杯征文大赛作品集

☞【稿酬】《临朐》微刊稿酬机制

☞【出色】2017年度原创文集

☞【出色】2016年度原创文集

CNJv3d2N5E8QtRTN.jpg
ytplztJj7FXYqEQo.jpg

故乡影象——杨家河乡

作者 马洁

重读沈从文的《边城》,竟让我读出儿时记忆里,故乡的风情。虽背道而驰,一个是湘楚之地,一个是鲁中山区;风土人情大纷歧样,但却读到一份似曾了解的感受,心胸一样的故乡柔情。

杨家河,即是一条河名,也是一个村名,还是治理那一片窝在群山中几个小山村的行政中心地点地,之前叫杨家河公社,后改成乡,现在已撤乡,归属了辛寨镇。辛寨镇是临朐县的一个大镇。临朐是潍坊市辖区下一座有着千年历史文化的陈腐山城。

都说,每小我的诞生地,或远或近,都有一条河,这条河被分开那边的游子,唤作“母亲河”。从小在它的怀抱里游玩,在河里洗衣服 ,洗澡,学着扑腾水,抓小虾小鱼,夏夜河滩里纳凉,冬季河冰上打陀螺,打刺溜……,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杨家河即是缭绕在我记忆里的那条“母亲河”。河很宽,属于季节河,南北流向。炎天汛期来到时,几场暴雨事后,从南山滔滔而下的大水照顾着泥沙乱石杂草枯木,甚或扎根未深的小树苗,大概柴草垛,会聚两岸无数条溪流,便溢满了河床。沈氏对《边城》里的白河,也有过类似的描写“涨水时在城上还可望着突然展宽的河面,流水声势赫赫,伴同山水从上流浮沉而来的有屋子、牛、羊、大树。”

鄙人流的我们,那时经常听说上面冲了某某村落,暴雨冲垮了低凹处的衡宇,因而,河床里便见到衣服鞋子,偶然还看到随大水而下的老母猪,那一定是冲了谁家的猪圈,幸亏,从没听说冲下人来的。暴雨后,沿河两岸的村民都爱聚到河床爆满的河两岸看风景。

我站在岸上,看着打着旋翻滚而下的涛涛混浊的大水,有些眼晕,有些忐忑,怕有小孩不谨慎被冲下,同时也想,我如果掉进去,会冲到那里去呢?小孩简单,也就只想简单的事,就没想到掉进去,会被淹死;以后便延续了这个惯性,想题目,总爱想浪漫的一面,从不斟酌它还有残暴的一面。这样也好,当现实的残暴到姑且,因想得简单,就没有了害怕感。

杨家河工具两岸,是两个村。 我诞生在这条河的西岸(游击队情报员的姥爷,是沂水河边人士,南下政审未过,被分至此帮抚地方工作,就此安家;政府分给的一套二进门小院落,成了我记忆里的老屋)。这个村本来叫黄崖头,后改成黄崖泉,听说因和别处一个村同名,而寄往此村的手札常被误投,而更名。不外,字面意义上,非论是崖头,还是崖泉,都合适,村子本就座落于西山脚下,处处有崖;村西上崖,村东下崖,村中有山崖,崖上腊梅簇簇,崖下茅舍柴扉;村南土坡上接崖头,崖下有从西山里冲出的大水经年流出的一条山沟,汛期有山洪从西山里流出,事后,便会留有清澈的小溪干净的河床,两岸山岭,杂草丛生,山鸟和鸣,岭上庄稼茂盛,山涧山风习习,成了村中小孩大人夏日纳凉的好去向。

村北也有崖头,过了北崖,即是一片可贵的平整的地步,村人叫它“北风雅”,是村子最“肥沃”的粮仓(我常联想到东北的北大荒),玉米小麦的首要播种区;再别的的地,都在西山岭南山坡,遍种五谷杂粮,花生地瓜,浇灌有些困难,根基靠天收获。

黄崖泉村并不大,我生活在那边的时辰,也不外百十户人家吧。相比之下,河东岸的杨家河村是大村,一条老河从村中而过,让这个大村分河南河北,村中古木参天,院落慎密,古风凛凛。村东靠东山而居,村西是一片政府部分,从南头供销社起,这里也是这一片山乡最大的集市中心,在我儿时记忆里,那边是顶富贵不外的地方了,所以,那五天的集,在一个对新颖事物总是布满猎奇的孩童的心中,是隐约有所期盼的。 

那集定的是逢五就十。小时辰总是惊奇的一点是,常日并不见那末多人,总以为山里人烟稀少,可一到赶集的那一天,呼啦!从集的五湖四海,那四周连缀群山间,钻出来乌泱泱的村民,手提肩扛或手推木轮车,吆三喝四,络绎不停,往这里会聚。买的卖的,地里产的,自野生的,山林里逮的,手工艺品……吃的喝的用的穿的看的玩的……,常日空落落的街道,此时眨眼摆得满满当当,物资满目琳琅。一向寂静的巷陌,一时竟成了最富贵的集贸市场;大人喊,孩子闹,人声鼎沸;时而还啰鼓喧天,是偶然沙滩上有玩杂耍的,耍猴的,演杂技的,变把戏的……儿时记忆里,都曾见过,那也是集市对于小孩最大的引诱之处,所以,逢集,被大人不嫌累赘,能带来赶集,那是如同过节般的兴奋。人小并不虑生存,只顾新颖和洽玩,所以印象里,也就只记好玩和成心机的事和人。

沿供销社集市依次往北,红瓦白墙,仿佛有序的整洁衡宇是:什么粮所啊(在粮所仓库前的水泥空中上晒新打下来的麦子,麦香伴着蝉鸣,树荫里,看麦子的小孩,津津有味地翻看小人书,是我儿时最清楚的记忆。)、(本来乡小学也在这一片,后来搬到了北边。)公社机关大院(大院里有眼老井台,井台侧有棵老垂柳,夏日荫荫,柳条依依。)、运管所(父亲的单元,最记得那一墙迎春,在春季开出梦幻的黄色波纹。)、拖拉机站(里面的那些农机车,我似乎都曾坐过,由于开车的那些叔叔们,似乎都很喜好小时的我。)、派出所(逢到集日,偶然院中一棵梧桐树上,绑着一个小偷,他们偷得工具,会给他们挂在脖子上;混得最脸熟的一位,是一位心智有点毛病的疯女人,大师围在院墙外看热烈,小偷一般都羞得低着头,惟有她,一脸笑嘻嘻的神气,你看她她就冲你笑,一根红布条勒着肥硕的青布裤,一根裤腿长一根裤腿短,上面大花花的衣服,再加笑得一团花的脸,在我儿时的印象里,感受她就像开在梧桐树下的鸡冠花。)、公社医院(这是给我留下不成磨灭印迹的地方,从小到上初中,我来这里打过无数次的针……皆因儿时的顽疾;这里有着记忆里最长的走廊,走廊里处处散发着来苏水味,也充溢着一个嫌打尝试针太疼而娇气地大呼大呼的小女孩不幸 兮兮地哭声……)……(现在就记得这些小时辰已经常“混迹”于此的部分了)。

医院高峻的院墙前面,有一个杂草丛生的小水池,炎天经常蛙声一片;水池连着一片平展的麦地,往东走就是木器厂,再往东就是建在半山坡上的两所初中校舍;这医院后墙到半山坡的黉舍有一条小道,是我上初中的必经之路。风里来雨里去,直到完成我的初中学业,以后再没走过。这条小道,记录着庄稼四时的变化,也记录着一群少年从天真天真到情窦初开,还有一位少女边走边垂头看小说,不谨慎踩到一条小青蛇,一声划破静谧田野的尖叫,把书和蛇,都“吓”得无影无踪的画面……

这些自南至北排列成一长溜的机关大院和南北走向的小河之间,是一条贯串南北的沙土路,这条沙土路是沿河两岸的村民出行的要道,山里的从这条路上走出来,城里的沿着这条路走进山里去;小时辰,姥爷告诉我,这条路往北能一向走到北京去。后来的考证,姥爷说得对。

cnG1BBb1i5CiNqK9.jpg

我的小学和初中,都是在杨家河上的,所以,在我上高中之前的生活圈子,根基就是杨家河两岸。对我来说,这两个村就像一个村一样亲热。一座在我上小学时建起的石头桥,毗连了两岸,一向到现在,那桥照旧稳稳地在,只是雨打风侵,光怪陆离,和我一样,也浑然一副苍桑的面庞,但身躯还是巍然耸峙于那河中;看它,似乎一副“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的姿势,守着这山这水这里的乡民,任里面风云幻化,有几多“沧海变桑田”。

这条河,从南山到北湾,沿岸不知经过几多山落,几多村落,我虽然在那一片生活了十几年,但却踪影寥寥;不外,去过的几个村落,都是沿河而居,且各有各的风采。虽都是因走亲戚而只踏上村子的一片角落,却因儿时对于访古探幽就有着天性猎奇的我来说,每个村落都在脑海里留下了它古朴古香的怪异风情。

先从南方山里的村子说起,虽然眼前这些连缀群山,山连山,岭连岭,坡连坡的,似一条威龙升沉逶迤,一向到全国著名的风光区五镇之首的沂山;可在上高中前,我却只去过骑自行车不外十几分钟的朱家峪,张家庄还有邻村石家峪。村名的普通,并不代表村子的单调。相反,每一个小山村,就像一页史乘一样,耐人寻味。

去朱家峪的记忆在人物。去张家庄子的记忆在水库。去石家峪的记忆是山道。

去朱家峪是为了治病。我小时辰身患顽疾,怙恃为此真是操碎了心,中医,西医,洋方,土方,神鬼齐上阵,只要听说有治这病的方剂,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弄来给我一试;而来朱家峪,是偶然听说这个村有一个土郎中,会一手绝活,对于我这病,一针即好!只是这土郎中,年龄太大,未便出诊,只能上门求医。

父亲听说后,二话没说,就用自行车载着我,去找那位神医。记得清楚的是,顺着杨家河东岸的沙土路,一路向南,上坡下坡,眼前的山凹凸升沉的,层峰累累,连缀不竭,陪着我一向钻进一个树木葳蕤,杂草丛生的山凹里,爬坡上崖的,然后就找到了阿谁老神医。后来读鲁迅的《社戏》里,有一句“群山升沉,山色淡黑,极像积极的野兽的脊背。”我立马就会想到这趟山行。

玉米秸扎起的竹篱院墙里,土壤胚垒起的一间草房,黑乎乎的屋子,一位穿着黑乎乎青平民服脸也黑乎乎的老头,拿着一根像牙签一样的粗针,拽过偎在父亲怀里的我的一只小手,在少儿无畏地瞪着两只大眼,四周瞧希奇,还没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的空档里,便一针扎进了我柔嫩的小手中指的第二节指肚处!

记忆里,那钻心的疼痛,是在我看到一股浓稠黑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吓得我瞪圆了眼睛时感遭到的,小孩的触觉有能够迟钝一些,现在也已不是太记的,那是一种怎样撼天动地的疼,对于那末娇弱幼小的一个女孩,是怎样的没法言说和承受,希奇,一点印象没有了。

fTkQZFG2FOP2KGcT.jpg

只是父亲却心不足悸,现在一提讲这一段,都还喊后怕。说,那时一针下去,伴着我迟了一秒的一声尖叫,他也疼出了一身冷汗和眼泪:额上汗珠和眼里眼泪一路蒙了眼睛。他说疼,我感觉用惊更合适。只记得那时,我被那一股黑血真得惊吓的,先是瞪大了双眼,然后才发出惨不忍听的尖锐哭喊的。

当那老头又来拽我的第二只手时,我反应过来了,死活不愿再伸脱手去挨那一针,上窜下跳,加哭带嚎尖叫着挣扎着。父亲说他是流着泪硬着心地,死死箍着我的小身板,硬是把那只手给拽到了老头眼前!父亲说,那时只是一个动机,也许这一针扎下去,他女儿的病就不再犯了。

可事后,一向到现在,他说他都不敢想,怎样会带我去遭了那末个罪。一点儿结果没起不说,差一点要了我的命。他说,现在想想都后怕,我也听得后脊梁发紧,暗念“浩劫不死必有后福”!所以,朱家峪村,留给我记忆的,就是过一道山还是山,再就这样一位“扎大针”的老头。

张家庄子村在朱家峪的北面,河西岸。也只去过一次,三姨家三表姐嫁到了这个村,跟从二表姐来串门。这个村给我的印象,有两处,一处是,山村建的挺成心机,虽然这周边的村落都依山势而建,有的是建在山根下,山凹里,山沟里,但全部村子还是陡峭的,窝在几多看起来还算平展的“高山”上;而这个村子,阵势倾斜的,一抬脚就是爬坡。

幢幢衡宇,依山势,一间比一间高,一向到山半腰;再一个印象就是,在这个村前,见到了那时辰见到的最大的水域--张家庄水库。在一片山凹处,汪洋一片碧绿色的水湾,四周皆是种满庄稼的岭地,染得一池绿色,像一块水汪汪的翡翠;那清幽幽蓝盈盈的绿,那山风拂过水面,层层漾起的精密而潋滟的波纹,那水里反照的云影,让从小莫名爱空想的我,忽然很想酿成一条能在水里游来游去的小鱼,这之前,是想酿成一只能飞上天空的小鸟的。

石家峪村与黄崖泉村是南坡地邻。翻过我们村前阿谁崖头,走山岭,再翻过几个山坡,走着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村子也是建在山岭上,去了几次,皆在村西头的大表姐家四周玩了玩,对于这个村,印象不是太深,但喜好去这个村走的那条道,山道,很是风趣,小孩子,常常是喜好不走平常路的。

那山道,时高时低,有陡坡,有山梁,双方是长满庄稼的岭地,秋天走这条道,可以逮一路油蚂蚱,采一路野花,摘一路酸枣吃。四周青山巍巍,山梁纵目疏阔,蓝天白云悠悠,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挎着盛了油条糖酥馒头的小箢子,和表姐表弟走在高旷的山梁上,跟撒了欢的小羊羔似的,天高气爽,天蓝山绿,空气里飘着夹杂着五谷杂揉的气味,偶然山雀重新上忽一下擦过,啁啾一声,忽然眼前飞过一只巨大的蝴蝶,逗弄你的视野跟随着,在茂盛的野菊花丛里飞上飞下;路边还有不著名的秋虫子大概蟋蟀,不时的蹦上你的脚面,吓你一跳……;这是少时顽疾附身,不怎样落发门的我,偶然的那末一两次的山行,竟给我留下了如此很是清楚又美好的记忆。

在我们因父亲工作变更搬场分开杨家河时,南方的村子就去了这么多,而北边沿河两岸的村子,也是只熟悉三个。一个是古河,一个是黄山,一个是曾家寨。古河村的一大特点就是,进了村子,你分不出实在的工具南北,完全跟你在里面清清楚楚的正南正北的辨识是毛病的,比如屋子一般都是坐北朝南,那你如果这么看古河的屋子,那太阳升的就不是东方了。真怪。这个村子是我去黄山村看二姨的必经之路,所以对它印象颇深。

RSGdbG0mGuD0F7c7.jpg

黄山村是我小时辰最爱去的地方。一是,由于那边有看护我和哥哥长大的最亲的二姨;二是,阿谁村在我小时辰的印象里很有点江南的味道:青石板路,贯通的密密层层的小小路,总是湿漉漉的,这是我喜幸亏这个村子里瞎逛的缘由之一。还有,阿谁村子是我去过的这几个村子里,唯逐一个,还有进村石门楼的村子,很是让我希奇。而且门楼上面有可供人钻来钻去的青石垒砌的通道,具说是昔时为防御匪贼建的瞭望台。

最盼着去二姨家,一泰半缘由是这村子的修建气概吸引着我;家家衡宇院墙,根基都是青石垒砌的,留的窗户都是一个小小的石坎,给小时的我感受很奥秘。我常常去了,总是喜好一小我在这门楼和青石板铺就的小小路里倘佯。石门楼一侧很高的一个青石台子上,还有一眼架着辘轳的水井,这也是最使我迷恋的地方,二姨让表哥看着我,就怕我到井台子上玩,可我就想上去去摇那陈腐的辘轳。小时辰的我,病着且皮着。

青石台子早已磨得溜光水滑,木把辘轳上缠着细弱的麻绳,麻绳头上缠牢铁钩,来挑水的,把水桶挂到铁钩上,动摇辘轳,把桶放下去,井水很深,井壁长满墨绿色的苔藓,表哥拽我衣角,允我趴在边上猎奇地往里望,看到黑幽幽地深井下一面亮晃晃的镜子,有一个黑影在晃动,让小人儿的心中布满了莫名的恐惧,敏捷地缩回了头,心想,井底真有怪物(二姨为了不让我上井台,给我讲过井里有怪物)。

跟表哥说,表哥哈哈大笑,说,你再伸头看看怪物能否是还在,我因而很是严重又猎奇心胜的,谨慎把头探进来,看到井底那面晃动着亮光的圆圈里,公然也出来了一个谨慎翼翼的头,我的迷惑在我晃动头的那刻释开了,哦,那井里的黑影是我啊,但对那深不成测的幽谧,还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我喜好喝这个井里刚打上来的清水,冰冷僻澈,喝起来还有一股甜美,现在不知上那里再喝到这么好喝的井水了。

去探望二姨,必到黄山村隔河而望的曾家寨,二姨家大表姐嫁到了这个村子。曾家寨村就在河北岸。杨家河往北流到这里,拐了个弯,酿成工具向了,似乎和从过了我们村的西山,西边的另一片山中群落--石家河乡流出来的一条河会合了,所以这个河,河水要深,河面上,不比杨家河皆是细沙小石子,这里的,有大花斑石,大青石板,可以在上面洗衣服凉衣服躺着睡觉;而水深处,小孩子进去能溺毙,不像杨家河上的细流,洪泄后,一股涓涓,在河床上蜿蜒流淌,最深处也就到膝盖,还是为了洗水澡,报酬挖掘出来的。这里的河景观,就像沈氏所描摹的白河那末绮丽:“白河下流到辰州与沅水汇流后,便略显混浊,有出山泉水的意义。若溯流而上,则三丈五丈的深潭皆清澈见底。深潭为白天所映照,河底小小白石子,有花纹的玛瑙石子,全看得明大白白。 水中游鱼来去,全如浮在空气里。两岸多高山……”

杨家河的上游是张家庄子水库,而黄山村和曾家寨之间的这条河的上游也有一个洪流库,临朐最大的老龙湾水库;偶然辰,水库开闸泄洪,那这河水爆涨的同时,也会出现肥硕的鱼群,河两岸的村民便会全涌到河里,手抓,网捞,围堵……全部河岸是沸腾的,听说,高手一天捕的鲤鱼得用麻袋装。表哥就曾把捕到的大鲤鱼,用麻袋装了,给我们送来尝鲜。一次泄洪,这两岸村民会有泰半年的鱼吃,我们也随着叨光。小小人儿的心里,不惦念吃那鱼,总惦念抓鱼的热烈场景,惋惜,只是听大人讲,我却一次也没碰上过。

这条河沿着曾家寨转了半圈。曾家寨东面,山势陡险,壁立千仞,有著名的百丈绝壁。山腰有一条进城的盘山道,在这道上望向西面的曾家寨,曾家寨像是被水域包围的半岛,中心宽广的河床一向向北到老龙湾水库。从南面看,此村建在峻峭的山崖上,阵势在一个小孩的眼里,颇觉险峻,上高低下,凹凸不服,拐来拐去,村子七高八低犬牙交错,河是从村子走下来的最低处,这样也好,河水怎样涨也进不了村子里去。读沈氏《边城》里对白河两岸近水人家的诗意描写,就会让我禁不住想到这里。

实在,记忆里我所熟知的这几个村子,现在回忆起来,都有着世外桃源般的风情,茅舍草舍,房前屋后,树木森森,菜畦垄垄,鸡鸣犬吠,牛羊同圈,男耕女织,自力更生,老人小孩,青布草履,煎饼咸菜,山泉瀹茗,大叶干烘,竟欢然自乐。且四时风光各分歧:春来,是名家笔下的淡雅水彩画;夏日,是一首琅琅上口的古诗;秋到,层层梯田五彩缤纷,是天主绘得一幅西欧气概的油画,用的是凡高的颜料;而冬,特别一场鹅毛大雪后,全部山峦,是立体的水墨国画,大气澎湃的《沁园春。雪》……

这即是分开故乡后,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梦牵魂绕的,也是刻印在心的,生我养我的那片故乡风采的印象大适意。

V2P2OK1d1cP422Do.jpg
DV2mvN89NZI7jYvv.jpg
马洁,笔名芳紫陌。七十年月初生于沂蒙山区,后入住美丽海滨城市威海。威海市作协会员。从小爱好文学,作品有散文、漫笔小说,散见于省市内报刊文学刊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