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朐人不成不知的事:八路军在临朐!

[复制链接]

106

主题

106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2019-8-6 11: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YkEXzvXVVrWJjYRE.jpg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蓝色字体临朐村落再点击关注,这样您便可以天天领会咱临朐老百姓自己的故事了。

XWAmAzZYIAed4BKL.jpg

临朐红色故事

Ipa5o8Ll8TA58D5a.jpg

1939年7月,八路军山东纵队一支队在破坏了日军的“春季大扫荡”后,由司令员马保三、政治委员周赤萍、副司令员钱钧率领,进驻五井一带,建立抗日游击按照地。司令员马保三、政治委员周赤萍驻在茹家庄。司令部设在村东的普济庵(俗称观音堂),特务连分离驻守在司令部四周的几处民宅中,炮兵连驻在村北的关爷庙。副司令员钱钧率一营营部和连续、二连驻五井,三连驻到了离五井6千米外的平安峪村,支队供给处、保卫科、骑兵连也驻在五井。

那时,五井镇是临朐西南一带的重镇,五井村有三四千人,店肆林立、商贾云集。副司令员钱钧和一营营部便驻进了原百姓党五区区公所内。连续驻在村东一带,连部设在“冯家油坊”。二连驻在村西一带,连部设在“恒祥泰”掌柜边鸿祥家的西屋里。临朐县自力营驻扎在“王家油坊”。

军队驻扎后,便罢休策动大众,展开减租减息,帮助大众组建侵占团、青年抗日先锋队、妇女救国会、农民救国会等大众抗日构造,敏捷掀起抗日飞腾。一支队在罢休策动大众、不竭扩大和稳固抗日按照地的同时,还不竭寻觅战机,给日本侵犯者以繁重冲击。 

奇袭赤涧日伪据点

 9月26日,一支队获得情报:日军在临朐城北的赤涧铺村,新建了一处据点。驻有日军一个班和伪军赵益增部的一其中队,共60余人。赤涧铺是那时处于临朐、益都(今青州)鸿沟的一个计谋要地,也是由益都、临朐去逄山、仰天山和淄博的重要通道。为消除隐患,冲击仇敌的猖狂气势,支队带领决议在中秋节早晨,由一营营长李福泽率连续拔掉该据点。

由五井到赤涧铺村约25千米。为了避开仇敌的线人和临朐城里的日军,吃过晚饭,李营长率领连续出五井西门,沿花园河、朱音、杨家窝、大楼村,顺着一溜西山根,直奔赤涧铺村而去。

赤涧铺村原是清代铺兵居处,故名。村东紧靠南北交通要道(今东红公路)。经侦察,敌据点设在村中的一座大庙内,日军驻在北大殿、伪军驻在东、西厢房内。院墙多处坍塌,新架上了一圈铁丝网。伪军在村西设有1个活动岗哨,山门口有1个牢固岗哨。

夜间11时左右,连续在离赤涧铺村三四里的地方停了下来。李营长叫过3名身手强健的战士,对他们说:“你们去把仇敌的活动岗哨干掉,留意隐藏,不要弄出响声!”3名战士接管使命后,操纵青纱帐做保护,静静地向据点靠近。活动哨正端着枪左顾右盼,我军1名战士冷不防线窜到其死后,一个锁喉,仇敌挣扎了几下便断了气,端着的步枪掉到地上。2名战士敏捷将尸身拖到路边的沟里,并向李营长发出信号。

李营长带着队伍敏捷向敌据点靠近。到了村西头,李营长寿令军队就地隐藏待命,自己带着连续的排以上干部,摸到据点四周,检察了一下地形,研讨了作战计划,随后给各排分派了使命。各排长受命后,各自回去率部分战士向敌据点集结。因刚过完中秋节,酒醉饭饱的日伪军已经进入了梦乡。李营长一声令下:“打!”随即抡起枪朝牢固尖兵打去,尖兵回声倒地。紧随着一阵排枪、手榴弹,把正在熟睡的日、伪军打得手足无措。李营长和连续连长丁校林带头冲进敌据点,朝着乱成一团的日、伪军狠恶开仗。有的伪军还没缓过神来便被击毙在被窝里。半个小时后,战役成功竣事。李营长立即率队连夜返回五井。此次攻击战,共缉获仇敌是非枪30余支、手榴弹300余枚、子弹一宗,我连续指战员无一伤亡。后据情报职员报告,这一仗共击毙日军3人、伤4人,击毙伪军18人,伤30余人。这个刚刚设立的日伪据点被一举摧毁。侥幸漏网的日、伪军连夜夹着尾巴逃回益国都。今后,赤涧铺日伪据点再也没有规复。

Jtwt9hfSE05TuGSf.jpg

八路军某部

全歼敌特务营

1939年,一支队进驻五井一带后,临朐县弥河以西存在三股政治势力:一是驻扎在五井一带的八路军山东纵队一支队;二是驻临朐县城及周边地域的日、伪军;三是驻扎在寺头、米山、石佛堂、南西安一带的百姓党苏鲁战区第三纵队八支队。三纵队司令员就是著名“磨擦专家”秦启荣。而八支队司令员是原百姓党临朐县第五区区长杨锡九,也是一位反共内行。杨锡九的司令部设在南西安村,其特务营(对外称八十八大队)驻在四区的国家峪村。营长张子忠作威作福,才高气傲,是杨锡九的得力干将。

国家峪村分东国家峪村、中国家峪村和上国家峪村三个自然村。特务营营部和其三连驻在东国家峪村、二连驻在中国家峪村、连续驻在上国家峪村和燕子崖村。虽然他们窝在一个小山溜里,但常日四周讨要给养,周边村落被侵扰的鸡飞狗跳、生灵涂炭。

八路军一支队一营三连进驻平安峪后,张子忠自恃装备精巧,不把我三连放在眼里。三连在平安峪村及周边村落展开策动大众减租减息,建立抗日大众团体等反动活动。张子忠看在眼里、气在心里,便经常派出小股职员到平安峪挑衅,制造磨擦,并在福山坡、黄崖头、西大河等村派暗哨,打探我军情报。对杨锡九的一向反共态度,我党早已领会。但鉴于杨锡九此时还没有公然投敌,为贯彻我党抗日民族同一阵线的计谋方针,一支队依照“人不犯我,我不监犯”的原则,与杨锡九部连结互不干与的态度。对张子忠的一些搬弄行为也一忍再忍。这样以来,张子忠以为一支队不敢与自己比武,又加上杨锡九秉持秦启荣的旨意,对张子忠大举纵容,他便加倍猖狂起来。

1939年10月1日,张子忠公然派出一个连的军力,强行要求一支队一营三连撤出平安峪,否则便要诉诸武力。一支队带领接到三连的报告后,经认真研讨,为稳固临朐县已经获得的抗日斗争大好场面,决议打掉杨锡九这个特务营。10月3日,按照支队号令,副司令员钱钧召集一营连以上干部和临朐县自力营带领开会,研讨消灭敌特务营的作战计划。决议:连续、二连由副司令员钱钧亲身率领出五井北门,避开仇敌的暗哨,迂回到大辛庄、豹伏岭、井头、老崖崮,连续由王家河村直奔东国家峪村;二连由副营长率领从宫家坡、三阳山、许家峪村,翻过山梁,占据东国家峪村东制高点,切断仇敌从东、西逃往南西安的归路,并相机消灭仇敌;三连由营长李福泽率领,由赤良峪、李家庄、湾头河村直插中国家峪村;临朐县自力营由营长高奋率领,匿伏在中国家峪村和上国家峪村之间,将仇敌消灭在支援途中。吃过晚饭,路途远的以急行军速度进步。晚7时,副司令员钱钧率部神不知、鬼不觉地静静出了北门,营长李福泽率三连也于晚10时进步入进犯阵地。以3颗红色信号弹作为倡议进犯的号令。

敌特务营长张子忠自以为这一带是他们的全国,又在各地设有暗哨,所以驻地四周防备败坏,只在3个村内设了几个活动哨。八路军一支队一营的三个连和临朐县自力营各自进入进犯阵地,他们却毫无发觉。副司令员钱钧和连续连长丁校林匿伏在上国家峪村北的山坡上,全神灌输地观察着村内的消息。晚10时,通讯员将3颗红色信号弹射向天空。随着信号弹的升空,国家峪村东、西、北三个偏向同时响起了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和震天动地的喊杀声。勇敢善战的八路军战士将张子忠部的营部和2个连队从三面包围起来。从睡梦中惊醒的敌特务营官兵乱成了一窝蜂,官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官,有的像无头苍蝇处处乱窜。闻讯赶来支援的敌特务营连续,行至半道,被早已匿伏在这里多时的临朐县自力营一举消灭。战役很快成功竣事。狂妄一时的敌营长张子忠眼看大势已去,举枪自杀身亡。杨锡九这支不成一世、污名昭著的八十八大队,一夜之间三军淹没。我一营指战员和临朐县自力营,扫除完疆场,满载缉获的战利品,押着一长串俘虏,顺遂返回驻地。 

山东最榜样的战役

一支队在五井的节节成功和迅猛成长,引发了驻临朐日军的极大发急。1939年10月25日,30多名日军和200多名伪军,在日军中队长木莫和鲁南戒备司令赵益增的率领下,对我五井抗日游击按照地倡议了忽然攻击。清晨3时左右,日伪军静静到达五井,驻守在莲花山上的我部一营活动班哨,首先发现了仇敌,立即构造全班给仇敌以迎头痛击。莲花山上的剧烈枪声,打破了大地的安好,一道道火光划破了天空。枪声就是号令!一营官兵敏捷向村东集合。副司令员钱钧和营长李福泽立即摆设,预备迎击仇敌。

iEfgGHdqg0npQ9oW.jpg

五井战役原址

 五井四周有青石砌成5米多高的围墙,东、西、南、北各有两座大门。东面两座大门别离叫大东门和炭市门。大东门靠北边,门楼高峻宏伟,是通往临朐城的首要门户。炭市门靠南方,从明代起头,五井就有煤炭贸易,市场就在这座门外的一片空地上,是以,五井人习惯叫这座门为炭市门。从临朐来犯的日伪军直扑大东门而来。

钱副司令员爬上大东门门楼,借着一轮残月,看到一大片日伪军正在向大东门活动。莲花山作为村东的制高点已被日军占据,活动班哨被迫撤回村内。这时,连续早已在李营长的批示下进入了战役岗位。二连也由连长率领从村西赶到东门。骑兵连、临朐县自力营在营长高奋的率领下,也赶到村东集结待命。钱副司令员一边号令骑兵连敏捷派人到茹家庄,向马司令员和周政委报告情况,一面与李福泽、高奋及连长们研讨作战计划。决议由二连抽出一个排去炭市门,在莲花山南侧,管束日军军力,连续和二连的两个排集合军力,以坚忍的围墙为依托阻击仇敌。骑兵轮作为灵活军队,自力营为预备队。在击溃伪军后再集合军力消灭日军,同时派骑兵号令驻平安峪的三连敏捷赶到五井投入战役,从东、南两面临仇敌实施夹攻,并切断仇敌的退路,争取打一个标致的消灭战。

战役一打响,200多名伪军在日军的督迫下,仗着日军狠恶的火力保护,向我大东门阵地倡议疯狂的打击。我连续、二连指战员虽然在人数和装备上都处于优势,但凭着高涨的爱国热情和痛击日本侵犯者的顽强决心,依托坚忍的围墙和高高在上的上风,一次又一次打退仇敌的打击。围墙下躺满了仇敌的尸身。伪军副司令王德平一看强攻不可,便号令手下把老百姓没运回家的高粱秸、玉米秸聚积在大东门口,诡计用大火烧大门和门楼。仇敌一点上火,钱副司令便号令战士把手榴弹投向火堆,熄灭着的秸秆反向仇敌飞去,把伪军烧得鬼哭狼嚎。

天渐渐亮了,仇敌见大东门一时难以攻下,便用村北的一条大沟作保护,往北门偏向迂回,诡计从北门倡议忽然攻击。李营长实时发现了仇敌的图谋,立即号令连续副连长包汉源带一个排挤北门,争先匿伏在沟北沿的土坎上,给狙击的仇敌以迎头痛击。想狙击的仇敌刚走到北门东侧,“打!”包汉源副连长一声令下,一阵排枪、手榴弹便打得仇敌晕头转向,丢下十几具尸身又缩了回去。

战役停止得异常剧烈。五井群众的支前工作在五井镇抗日民主政府的构造下,展开得如火如荼。担架队、救护队会合在东门内的观音阁两侧,一有战士负伤,立即实施急救。子弹、手榴弹被源源不竭地送上围墙。太阳刚刚爬上大埠山顶,乡亲们便给正在苦战的战士们送来了各类香喷喷的面食、鸡蛋、小米饭、绿豆汤……为支援抗日,老百姓倾其一切。大众的支持更激励了战士们的斗志,一排排冤仇的子弹向仇敌射去,一颗颗手榴弹在敌群中开花,一个个汉奸在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中倒下。正当伪军被阻在围墙下寸步难进的时辰,敌后的东北偏向忽然间枪声高文。本来就在包汉源率连续一排潜伏在北门外阻击仇敌时,钱副司令员又号令自力营出北门,绕道来家庄村,迂回到仇敌背后实施夹攻。面临两面受敌的场面,伪军一会儿乱了阵脚,一位大队长被击毙,副司令王德平也负了重伤。赵益增一看大势已去,也顾不上日军了,丢下100多具尸身,非常狼狈地逃回了临朐县城。伪军崩溃后,钱副司令调剂了摆设,集合军力围歼龟缩到莲花山上的日军。这时,一支队炮兵连受命从茹家庄赶来支援,并从司令部带来牢靠情报:益都、临朐的日军已有力向五井支援。这个消息使钱副司令全歼日寇的决心大大增强。

面临日本侵犯军,我指战员带着民族的冤仇,迸发出无畏的勇气和无穷的气力。时候已是午时,持续八九个小时的苦战,战士们的体力消耗极大,已是很是饥渴。但老乡们送上来的慰问品,谁也顾不上动一下。大师越战越猛,越打越强。机枪放射出复仇的火焰,炮弹不停地落在山头上和山顶的大庙里,腾起股股浓烟,炸起的石块像冰雹一般向五湖四海散落,砸得日军叽里呱啦地乱叫。在炮兵的保护下,李营长率领连续像猛虎一样冲上山头。

穷凶极恶的日军,为了拯救其毁灭的命运,端起刺刀嚎叫着向我反扑,一场肉搏战在山顶上展开了。连续战士在练习有素的日军眼前,绝不逞强。刚参军的战士夏标,一上山就将满腔的冤仇凝聚到刺刀上。他紧握步枪,咬着牙向仇敌冲去,在震耳的杀声中,他持续刺倒了3个仇敌。战士李树明一上山,便盯上了仇敌的重机枪,他静静绕到机枪射手背后,冷不防一枪托将其砸昏,把重机枪夺了过来。经过1小时的苦战,五井村东的制高点重新回到我军手中。

这时,从莲花山上溃退下来的日军,全数龟缩到山东北300多米的张家林里面,林地方圆有二三百米,有巨细坟头近百个,林木茂盛,杂草丛生。突围不成,援兵无望,日军感应末日到临,便凭仗坟头、树木作保护,停止最初的挣扎。此时,我军已对这片林地构成合围。连续、二连在西、南两面占据有益地形,三连占据了林地东面的山坡,县自力营则从公路北边的大沟南沿进入阵地。钱副司令的批示所也从大东门移到了莲花山上。

一声令下,总攻起头了。三连指导员齐安昌率领突击队跃下山坡,英勇地向林地冲去。这时,敌我双方的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战士们的厮杀声搅在一路,响成一片。忽然,一个日军端着机枪向突击队狂扫乱射。齐指导员看在眼里,怒在心头,恶狠狠地骂了声“狗日的,我叫你扫!”举起驳壳枪朝着这个日军就是几枪,日军回声倒地,机枪也哑了。四班长陈培道一跃冲了曩昔,把机枪抢得手里。这时,林地南方的六七个日军见我军冲进林地,便端起机枪和上好刺刀的步枪,嚎叫着、发狂似地向突击队反扑过来。突击队员们向他们狠恶开仗,但仍阻止不住仇敌的冲击。正在这时,三连连长率一个排冲了过来,将日军的机枪手击毙,又缉获了一挺轻机枪。这时,我军战士和仇敌已经完全扭在了一路,打成一团。机枪、步枪、手榴弹均落空了能力,刺刀、铁锨、洋镐都成了杀敌的兵器。有的战士没有刺刀、铁锨,就用枪托和双手与仇敌奋斗;有的战士和日军抱在一路,将其跌倒在地,拳打脚踢;有的战士用双手牢牢掐住仇敌的脖子,将其活活掐死。

mathQj6XskZ7QqZi.jpg

 华东野战军某部庆贺五井战役成功

下午5时许,战役成功竣事。此次战役我军共击毙日军30余人,生俘1人;击毙伪军100余人,缉获重机枪1挺、轻机枪4挺、六O迫击炮1门,掷弹筒2具,步枪100余支,子弹、手榴弹及别的军用物资一宗。   

五井消灭战虽然范围不大,歼敌数目也不多,但在周全抗战的初始阶段,对提升我军士气、冲击仇敌的猖狂气势所起的感化却是庞大的。是以,战后未几,《公共日报》在以《庆贺临朐大成功》为题的社论中,盛赞此次战役“是山东抗战两年来最榜样的战役。”

Sb4ocoE4Zb6ofO7C.jpg

1939年11月3日,《公共日报》颁发的社论 


摘自《文史材料选辑》第十三辑  作者:张松林,曾任浙江省司法厅政委

整理:许心安,原嵩山乡人大副主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