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朐微刊】窦坦凤:猪年说猪

[复制链接]

111

主题

111

帖子

1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8
发表于 2019-7-30 09: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M7A044zPApe37e36.jpg

☞【点击检察】《临朐》微刊征稿启事及稿酬机制

☞【点击检察】2017年度原创文集

☞【点击检察】2016年度原创文集

☞【点击检察】2018年度原创文集

Z2Mp85815xQ66wEj.jpg

T8P82HbR7lC8sb37.jpg

猪年说猪

作者 | 窦坦凤

即使在乡下,现在散户养猪的也很少了。我小的时辰,却是家家都要养猪的,连头猪都不养,那还叫过日子么?那时每个家庭里的猪,几近都是家里一多数的产业。

养猪有很多益处,首先一点是可以积累土肥;其次猪是杂食动物,泔水啊、青草啊、甚至柴草,都可以拿来当饲料,养猪本钱较低;最重要的是,一年下来,卖猪的钱就是百口最大的一笔支出,可以用来派好多用处。不管日子有多难,只要猪圈里还有一头猪,便可以底气满满地说:“不是还有一头猪嘛。”恍如那猪就是能救百口于水火的救星似的。

养猪得有猪圈,我们称为猪栏,猪栏的位置要在院子里最下的方位,我们院子里就有两间猪栏,我家和奶奶家各占一间,各养一头猪。它在院子最南面位置,中心还有个栏棚,除了盛放喂猪的糠食之外,它还可以当杂物间,放木车子、扁担、粪筐等农具。每个猪栏墙上,都开一个七八十公分见方的龛子,离地不到一人高,用来垫栏、出粪,我家的龛子都开在后墙,就是家外边的柴园里,这样比力卫生。有的猪栏还带着栏池子,就是顶上有一米宽两三米长那末一块儿露着天,像开个天窗似的,猪圈里有池子,下雨时能蓄一些雨水,以便爱玩烂泥的“二师兄”兴奋时在里面打个滚儿泡个澡。

别看有人恶作剧说想过猪一样的生活,吃了睡,睡了吃,闲心不操,闲事不管,实在猪是很不幸的动物。有的猪崽儿一买来就被撵进猪栏里去,也许它一辈子就待在那儿了,好轻易有一回放风的机遇,本来是被捉出来做节育手术,省得它情窦初开时,忆起宿世广寒宫之约,日思夜想,形销骨立,难以到达脑满肠肥的方针,那仆人就白操了心。只此一劫,二师兄欲壑难填,专心长肉。最初在家家团团圆圆,大家乞求平安的鞭炮声里,不幸那天蓬元帅未及赴嫦娥之约,却先已魂断屠刀之下。

这么说来猪的平生就太悲催了,实在也不是这样的。为什么呢?由于起初我们养的猪,差不多都是寿星级的,不能说个个都与世长辞吧,最少不摊上猪瘟的话,短命的很少。之前日子穷,人都吃糠咽菜,更别提喂猪了。猪饲料那是纯绿色无公害的青草,地里没有化肥,没有农药,除了似乎病恹恹的庄稼,就是蓬兴旺勃疯长的杂草。庄稼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管下地干什么活儿,回家时必得捎回一筐青草来——那是家猪翘首以盼的主食。小孩子更是家里打猪草的主力军,每个孩子耳闻目击,自小就无师自通地晓得哪类草是猪的最爱,吃了带露珠的草猪要拉稀,把草剁碎了掺上一点点食粮猪就像吃年饭一样香......由于总是吃草,营养达不到,猪就长得出格慢,慢就慢吧,喂猪还不是首要为了积累一点土肥吗?

XzYdzIcdRCzM9yYw.jpg

不外我爷爷奶奶可不这么想,他们那时六十多岁,已经干不了过于劳苦的体力活,打点猪草还是可以的,所以想喂一头猪卖了,打打年年都追在屁股前面的饥荒。可是怕什么来什么,爷爷买了一头小黑猪,奶奶一上手喂就说:“你看着吧,这个猪崽子欠好喂。”本来这头小黑猪吃食的时辰很挑,猪食分歧胃口,它就闭着嘴“滋儿滋儿”地吮吸那点泔水,却不张开嘴大口吃食,这样娇气的猪,那岂不是蜜斯身子丫鬟命吗?公然,这家伙天天饿得哼哼唧唧,就是不愿放下身段吃粗食,奶奶没法子,为了它长得快一点,只好把当精饲料的地瓜干面或麦麸子多放上一勺子,爷爷看见了就会大光其火,骂奶奶是败家娘们儿,说好好的猪都让奶奶喂瞎了,奶奶就怪爷爷没稀有,买来个谁也伺候不了的“太爷爷”,最初俩人气得都不吃饭,那不知死活的瘦猪还在哼唧,奶奶就拿了铁勺子,劈脸盖脸打它一顿出出气。不幸那黑家伙瘪着瘦瘦的肚子,扎煞着硬呲呲的长毛,挨了打还不晓得咋回事儿呢。

这头瘦猪的猪圈自带天窗,那年下大雨,消消停停下了两三天,栏池子里积满了水,最初臭水都从墙缝里排泄来。很希奇的,随着那臭水出来的,还有五六只大青螃蟹,它们在院子里张牙舞爪地横行,连鸡都不敢招惹它们,只要大鹅敢去啄它们,爷爷说是从栏池子里出来的,猪圈里怎样会有这个?我们也不究查,只是感觉很脏,逮了来放在盆子里玩。再去看看栏池子里,公然还有两三只大蟹子在里面,按说那黑猪天天素食吃够了,这会儿大餐就在嘴边,该开开荤了,可它却只是去看看闻闻,对此毫无爱好,大要这草包不晓得海鲜也是美味儿吧。

Wr22GrGfYGFrpQQc.jpg

这头永久不上膘的黑猪,奶奶足足喂了两年半才好不轻易卖进来,不是舍不得卖,而是简直没人要,那时人们缺油水,谁家的猪喂得滚瓜溜圆,一身肥肉,那才招人喜好。奶奶家的黑猪,由于楚腰纤细、过分骨感,所以屡遭鄙弃,最初好不轻易求人家贱价收买了去。你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要不是节食减肥,哪能如此轻易安身立命?唉,爷爷凡是有钱,早就把这不争气的玩意儿倒换了,也免生很多闲气,这不都是没钱闹得嘛。

我家喂的猪似乎都挺争气的,只要没有特别情况,我家几近一年多就卖一头猪。我和弟弟妹妹打猪草很负责,偶然打的猪草太多,还要救济一下奶奶喂得黑猪。姐姐也想方设法的积累泔水,大概把剁碎的青草煮一煮加点玉米面,冬季多存一些猪爱吃的地瓜秧,让猪少吃一点麦穰糠皮等,这样喂起来的猪看起来肥头大耳的。我们家猪栏上的对联,年年差不多都是“食好养猪大,人勤出粪多”,横批是“六畜兴旺”。

有一年我们喂了一头毛色纯白的猪,看起来很清洁,很标致,也很好喂,大师都喜好它。我们打了猪草扔给它,看它一面哼哼一面吃草,一副心满足足的样子。我们就拿棍子给它挠痒痒,它身上很多虱子,一给它挠痒痒,它就物我两忘,骨软筋酥地躺下来,如痴如醉,飘飘欲仙,连饭都不吃了。偶然辰家里大人不在家,关了大门,我们进不来,大师就去柴园里,从栏龛子里钻进栏里,然后从栏里进到院子里,那白猪熟悉我们,它昂首看着我们,哼哼儿叫着,一点儿也不凶。到了年末,父亲找了一个杀猪的来要卖猪,那屠夫到栏门前看了一会儿,白猪似乎有了不详的预见,不安地低声叫着。都说屠夫终年杀猪,身上带着一种血腥气,我们聪明的白猪必定已经闻到了他身上灭亡的味儿。过了一会儿那屠夫带了绳索进去,两三次把猪放倒,可那勇敢的猪却顽强不平,一边“咴咴”大呼,一边闪转腾挪,屠夫始终不能得逞。后来父亲也曩昔帮手,屠夫用一把铁锨把我们家白猪背上都砍出了血,白猪一边号哭一边躲闪,我怎样觉的它似乎在求救一样,疼爱极了,高声哭着说:“你逮它落网它,砍它干什么,你都把它砍出血来了。爹,咱不卖了,不卖了!几多钱也不卖了!”我跺着脚大哭,弟弟妹妹也随着哭起来,父亲看着栏门外哭得一塌糊涂的我们,笑笑说:“这家伙这么难弄,那先不卖了吧。” 屠夫走了,去买了他人家的猪,我们的白猪被我救下来。

可喂猪究竟是为了卖钱,为了吃肉啊,转眼过完了年,猪的代价一会儿跌下来,再不卖今年拿什么买小猪啊?况且还有无数等开花钱的地方。父亲只好又去找屠夫来,我记得清清楚楚,年前七毛一的代价,年先人家只出六毛六,多一分也不可。父亲没法子,只好让他把猪逮上了,我没去看他们逮猪,只看到他们最初用一根棍子,把那四个蹄子都被绑住还在一个劲儿哀号的猪抬走了。我坐在屋子里偷偷地哭,有不舍,有疼爱,更有懊悔。要不是我任性,好轻易喂大的猪能少卖这些钱吗?猪自有猪的宿命,我哭哭咧咧的,救得了它一时,还能救得了它一世么?不外让它多担惊受怕了几天而已。

Th5TuWLh3BDhUWhI.jpg

家里现在都不再养猪了,猪肉都是有范围的养猪场供给的。人们日子好了,猪也过上了现代化的生活 ,猪舍不再那末脏乱差,猪食不再那末粗粝难咽。只是由于好处驱使,似乎再没有那末寿比南山的“猪寿星”了,现在的“二师兄”,被各类渣滓食品、增加剂等等没命的催肥后,刚刚懵懂少年,转眼命丧黄泉,对于它们来说,幸耶?不幸耶?猪年到了,愿人们别再做比猪还蠢的事吧,善待它们就是善待我们自己啊!

图片/收集

D8gI585VHhivM5XL.jpg

adWppN9Md0PQxJ9z.jpg

窦坦凤,小学语文教师,任职于嵩山小学。爱孩子,爱念书,希望每个自己教过的学发展大后,城市以为碰到自己是平生的荣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