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朐印记】山风:入伏第一天,拔草

[复制链接]

108

主题

108

帖子

2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3
发表于 2019-7-23 18: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xUQ9Ac9eUKVSPkz.jpg

☞【点击检察】《临朐》微刊征稿启事及稿酬机制

☞【点击检察】2017年度原创文集

☞【点击检察】2016年度原创文集

☞【点击检察】2018年度原创文集

XiY5nZaEt2wy8A22.jpg

D6teghbegH4f9gen.jpg

入伏第一天,拔草

作者 | 山风

家里的地大部分都包进来了,只剩了山腰一块半亩巨细的。种庄稼是不可以了,都不在家,打理起来太麻烦。见左右地邻都种了树,第二年父亲也焦急忙慌的种下了几十棵楸树。树苗选的稍微大一点的,爷爷在世时说,宁在人下为人,莫在树下为树。人能活动,能自己追求前途,树却只能钉在原地被其他高峻的树逼迫着,一发展不开。

话虽这样说,对于栽下的树我们却是疏于治理了。头几天故乡有人打来电话说地里荒了,也遇上比来无事,便和家人回去清算。

上山时我抄一条近道,那是小时辰村里的一条主道,现在已经烧毁了,看样子已经鲜有人走。细竹长的遮天蔽日,接连下了几天雨,竹枝都低垂到了路面上。有的地方要高抬脚迈曩昔,有的地方却要俯身把竹枝掀起来。旁边开着一片片的凌霄花,楮树、酸枣都结满了果实。四周没有一小我影,很恬静,恬静的让民气里有些发紧。一只瓢虫从草稍上滑落下来,草晃了一下,似乎有很大的消息。

很久不走山路,再走起来硌的脚疼。路边荆花的香气夹在热空气里一阵阵扑来,山楂树庞大的树冠像开屏的雀尾。当站在自家地头时,看见识里的气象,不由的一惊复又笑出了声。“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但见识头爬满了茂盛的拉拉藤,像一张结实的网一样盖住了地皮。再往里是蒿草,葳蕤兴旺,像嗑了药一样疯狂,高度直逼楸树。想到村里人途经看到地里这个样子,心里一阵为难。

站在地头犯了会儿愁,虽然阴天没有太阳,可还是越来越热,赶紧行动,入伏第一天,早完成还要回家吃凉面,不能跟这鬼天气耗了。

刚起头就吃了瘪。拉拉藤打头站,密密层层,千头万绪,神龙一样见首不见尾,茎叶上的倒刺划的人身上火辣辣的疼。

好歹清算完了拉拉藤,杀到蒿草的地皮。六月应当是蒿之月,黄蒿、青蒿、野艾蒿、白蒿、一支蒿,都长起来了,它们小的时辰我都认得,长大后却眼生的很。就像之前有个堰墙底下贴着地皮长了一片虾蟆草,隔了段时候我想去采一点返来做药,却看见本来的地方长成了一片一两尺高的细瘦野草,因而白手而回。后来他人跟我说,那就是虾蟆草长大后的样子。

我举头俯视眼前的蒿草,目测它们已有两米开外。枝干挺拔,从根到顶没有一点黄叶,满身透着亮的绿,像十七八岁的少年一样生气兴旺。比来一段时候晚饭后常去河滨散步,也常见这类蒿草,偶然辰掐下一点点叶子在指尖捻一捻,细嗅有淡淡的香气。

眼前的蒿草挨挨挤挤,密不透风。长得虽高,却有条有理,也不像拉拉藤那样自带防护加进犯系统,清算起来却是比力轻易一点。地下铺着客岁收割后的玉米秸,已经朽烂,上边长出了一片蘑菇,四周还有更久之前的一些白杨树墩,围着树墩一圈也有很多细小的白蘑菇,伞盖下已经微微有些发黑了。看见这些朝生暮死的小工具,让人感念。

MEf8fLHlF8LrQHFc.jpg

益母草也夹在蒿草里,这个我却只认得它开花后成熟的样子。晓得它的身份后,我欣喜的上前把它们都抱了出来,家里老人却说,现在的益母草太嫩了,没什么药劲,要到八月初一那天采才行,还要不见太阳的,真是讲求。

中途休息时吃剩的甜瓜皮和李子核随手扔在旁边,一会儿就爬满了蚂蚁,对于它们这也许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盛宴吧。会不会像《昆虫总带动》那样,再激发一场昆虫界的战争和传奇呢?清算着这片草地时,感受翻开了一个新天下的大门,各类熟悉的不熟悉的爬虫,昆虫,各类丰富的动物,在我们荒废的这段时候里,自在安闲的发展了起来。地盘是它们的,似乎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它们才是这里的居民,而我们成了入侵者。

野菊花还不到花期,可是已经长够高了。还有一种应当是菊科里的旋复花,长得齐头齐脑的,像新娘手里的捧花,拔起来在怀里能抱满一抱,花开的虽然有点过期了,却仍然很标致。牵牛还很小,正在脚下试着往上爬。地黄、苦菜、野苋菜、鬼棘针、马齿苋、牛毛草、野燕麦,也在这个热烈的天下里尽力发展。我们断根完这一遍,在这高温高湿的季节会很快再长出一茬野草来的,地盘中不知隐藏了几多种子在期待机会。等它们长过那些被我们清算出来而且已经枯烂的杂草时会不会像人类测度白垩纪,侏罗纪那样去料想它们之前的天下已经发生过什么剧变呢?

天空有飞机霹雷隆的飞过,一群鸟贴着远处的树梢起升降落。堂弟在山上养了很多鹅,嘎嘎的叫喊不停。

忽然间感受手里软软的,先是一惊,慌忙放手,细看是搭在黄蒿丛上的一个鸟窝。外圈有鹅蛋巨细,里圈委曲能塞一个鸡蛋的样子。精密精巧,只惋惜里边有两枚小小的鸟蛋已经被抓破了,真是罪恶。

一个邻人年老提着塑料袋子转游过来,以为他是出来寻觅蝉蜕的,却是摘野蘑菇。看见识里清洁了还说惋惜。实在我也感觉惋惜,破坏了一个天下,让它酿成自己需要的样子,对或差池,真欠好说,我们看到的是一点眼前的好处,这人间本就没有绝对的工作。

天光渐暗,走出地头,回望舒朗的地步,成堆的杂草,像竣事战役后硝烟满盈的疆场,混乱、寂静。鞋子糊满泥巴,酿成了泥碗碗,在石头上磕蹭掉,像卸下了绑腿的沙包。太久不干农活了,一身酸痛,话也不想再多说一句。回家,这入伏的凉面是吃不上了。

图片/收集

xI0oOqF9fZo5Ov4G.jpg

山风,五井人,闲时乱看书,偶然学写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